农村真实励志故事

发布时间:2017-05-15 编辑:银凤 手机版

  每一发奋努力的背后,必有加倍的赏赐。

农村真实励志故事

  农村真实励志故事篇一

  在纽约这种大城市开出租车,肯定充满许多有趣或奇怪的经验。出租车将乘客从这个地方载到那个地方,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和各式各样的要求。

  一名纽约的出租车司机,某日就接到一通奇怪的乘客叫车,这次的经验让他印象深刻,感慨许久,于是在网络上匿名分享这个经验。

  我接到电话,要前往一个地址载客。到达地点后,我按了按喇叭,但没有人出来。我打了电话,但电话没有通,我开始有点不耐烦。

  这是我下午准备接的最后一单,很快就要到休息时间了。我几乎已经放弃、准备直接开走。但最后想了想,还是留了下来。

  我等了一会,下车按了门铃。不久后,我听到一个苍老、虚弱的声音说:“请等一下。”

  我在门口等了一阵,大门才慢慢打开。我看见一个娇小的老太太站在那里,我猜她至少90岁了。她手上拿着一个小行李箱。

  我向内瞄了一眼,惊讶地发现公寓内的景象。那里看起来简直像没人居住,所有家具都盖上了布,四面墙光秃秃的,没有时钟、没有装饰、没有照片或画,什么都没有。

  我只看到角落堆了一个箱子,里面都是老照片和纪念品。

  “年轻人,可以麻烦你帮我把行李箱拿上车吗?”老太太说。

  我将行李放进后车厢后,然后回来扶着她的手臂,带她慢慢下楼走向车子。她感谢我的帮忙。

  “应该的。”我说,“我对乘客都像对我自己的妈妈一样。”

  老太太笑了,“噢,你真的很好。”

  她坐进车内,给了我一张地址,并要求我不要走市中心的路。

  “但那样我们会一直绕道。”我向她说。

  “没关系,我不赶时间。”她回答,“我要去的是安宁疗养院。”

  她的话让我有些吃惊。

  “安宁疗养院不就是老人等死的地方吗?”我心里想。

  “我没什么亲人。”老太太继续说,“医生说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那一瞬间,我决定关上里程表。“所以我应该怎么走?”我问道。

  结果,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们都在城市近郊穿梭。

  在车上,她指给我看她曾做过柜台的饭店。我们经过许多不同的地方,她和丈夫早年住过的房子,还有一个她年轻时曾去的舞厅。经过某些街道时,她也会请我开慢点,好奇地从窗户内张望,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们几乎绕了整个下午和傍晚,直到老太太终于说:“我累了,我们前往目的地吧。”在开往疗养院的路上,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

  安宁疗养院比我想象的还小。抵达后,有两名护士出来迎接我们。她们拿来一张轮椅,我则搬着老太太的行李。“这趟车总共多少钱?”她一边问,一边翻找着手提包。

  “不用钱。”我回答。“但你也要养家。”老太太说。“还会有其他乘客的。”我笑着对她说。

  我几乎来不及思考,就给了她一个拥抱。她紧紧抱住我,“你让一个人生几乎走到最后几步路的老人,感到十分幸福,谢谢你。”她红着眼眶说道。

  我和她握了手道别。回程路上,我发现自己在市中心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也提不起载客的精神。我一直思考,如果当初我没等到她?如果那时我找不到人,就直接开走了,她该怎么办?

  现在当我回想起那一天,我仍然相信我做了重要且正确的决定。

  我们的生活中,总是不停地被忙碌轰炸。我们得做更“重要”的事,更快、更有效率。

  但这位老太太,让我真正体认到了那安静、有意义的片刻。同时也让我感伤,人生最后旅程的那种孤独和怅然。

  我们都必须花时间与自己相处,享受我们的人生。我们都应该在急忙按喇叭前,更有耐心地等待。然后,或许我们才会看到,真正重要的事情。

  农村真实励志故事篇二

  “我将抛弃过去有些矫情甚至有些小资的生活方式,让自己的双手沾满泥土。”这是石嫣半年美国之行的开场白。

  北京,冬日。北风裹挟着59年一遇的大雪把整座京城沉浸在刺骨的严寒中。此时,北六环外凤凰岭脚下一个简陋的农家四合院里,5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紧张地在电脑键盘上敲敲打打。偶尔哈哈气、跺跺脚,毕竟堂屋里的暖气实在是少得可怜。他们就是以石嫣为首的“小毛驴”农场团队。

  石嫣已记不清自己接受过多少次采访。自从这位中国人民大学的女博士开始把自己在美国学得的先进经验应用在一个叫“小毛驴”的农场上,她就成为了媒体热衷追逐的采访对象。一个柔弱的“80后”城市女孩,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女博士,却选择扎根于土地,选择种菜当农民,还自得其乐幸福无边,这,又是怎样一种境况?

  十里不同天,“洋插队”的新生活

  1982年,石嫣出生在河北保定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2006年7月,她从河北农业大学农林经济专业毕业后,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成为著名的“三农”专家温铁军的研究生。然而,受传统教育方式所限,石嫣对农业依然一知半解,极其缺乏农村实践经验,甚至连农作物是如何种出来的都不清楚。所以,她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一直盘算着找机会到农村好好实践一番。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2007年年末,石嫣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中,刚从美国考察完CSA(社区支持农业模式)项目回来的周立老师急切地让她转告温铁军教授:“美国农业政策与贸易研究所同意接收一名愿意去当地农场蹲点半年的学生。”石嫣一听,眼前顿时一亮:如果自己获得了此次赴美学习的机会,岂不正好补上了农业实践的一课?打定主意后,她立刻向电话那端的周老师申请这个项目。经过一系列详尽的考核后,石嫣获得了这次机会。2008年4月,石嫣奔赴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地升农场,成为一名“洋插队”。

  石嫣到了明尼苏达州的地升农场之后发现,几乎所有的CSA 农场都会有3~4个大学实习生,这些实习生必须要学习耕作技术,学习怎么去运作一个社区支持农业(CSA) 的农场,怎么去有机种植,为此,他们必须参与到所有的劳动中去。

  在美国,农业专业的学生不参加农场实践,是不能毕业的,他们对于农场还有农活都是熟悉的。可是身为农业专业博士的石嫣,却没有干过农活,不会农耕。在美国,没有人知道她的学位,也没有人关心,在那里,她就是一个来自中国的农场实习生,一个瘦弱但是好学能干的农民。

  虽然对“当农民”早有心理准备,但真正投入其中,石嫣还是吃了不少苦头。CSA是一种新型农产品贸易形式,种植季节之初,消费者预付给农民一年的钱,与农民共同承担种植过程中的各种自然风险,农民则要向消费者提供安全健康的有机食品。所以,地升农场虽然有16英亩土地,却只有5个人和一台小型拖拉机,所有的播种、除草等都只能用人工方式。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早上8时到下午17时,中间只有1小时的吃饭时间。

  第一天的工作就是除草。农场的土豆地里长着一种亚麻草,开着蓝蓝的花,看上去十分美丽,但这种草浑身却长满了坚硬的刺,稍一碰触就会扎得满手鲜血。拔了不到10分钟,石嫣的手便被扎得鲜血淋漓……结束完一天辛苦的劳动,石嫣躺在床上开始默默流泪:仅仅为了种出所谓的安全食品,这样流血流汗值得吗?“亲戚朋友都问我是不是真的来美国干农活,”石嫣说,“我告诉他们是的,是真正的农活。不是以前国内的调研,只是看别人怎么做,然后再做研究。”对于石嫣的选择,亲友们普遍反映“难以想象”。

  一个月痛苦的磨合之后,石嫣才慢慢习惯了眼前的生活。而真正让她有所触动的,却是一次意外。那天中午是农场配送蔬菜的日子,可运送前却发现,由于冷藏室里的温度比预先调节的低,箱子里的部分蔬菜结了冰,尤其是芦笋被冻得变了色。经理尼克一下急了,他火速拿出客户联系本,挨家挨户打电话过去道歉,然后又迅速安排人将尚未运送的芦笋换成新鲜的。尼克的焦急和歉意让石嫣大受感动,也有些不解,蔬菜因温度发生变色并不是什么大事,本不必如此大动干戈。事后,石嫣求教尼克,尼克看着石嫣的脸,认真地解释:“在CSA农场中,诚信是最高的原则,也是底线,共享成员只有信任农场,农场的经营才可能继续。”这句话让石嫣当即动容。

  2008年6月8日,石嫣参加了农场的“地球安息日”庆典。作为入场仪式的旗手,石嫣要举着旗帜绕场一周。当四周音乐响起,当一张张安静而认真的脸经过身边,背对着青山绿草,石嫣突然有了一种老农般的激动:“植根土地的人,都会细细聆听土地的声音,思考自己对土地做过些什么,而自己这个专门学农的研究生却从来都没想过这些问题!”

  “我要用自己之所学呵护这片土地,给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提供一种健康而安全的幸福。”4个月后,站在回国飞机的舷梯上,石嫣立下了誓言。

  学以致用,苦累中大胆找希望

  2008年10月,石嫣如期回到了中国人民大学,将自己在美国的所见、所闻、所感如实向导师做了汇报,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她投身农业、敢于尝试的精神感动了导师温铁军,温教授主动找到学校,提出从学校在北京海淀区凤凰岭的300亩实验基地里划出部分给石嫣作试验田。由于石嫣的想法极具探索意义,加上温教授的极力推荐,学校很快同意了石嫣的申请,给她辟出了20亩土地。2009年4月,石嫣的“小毛驴农园”诞生了。

  农场的问题解决了,可客源又成了一大难题。在更关注价廉食品的国内消费者面前,有谁会愿意以高出市场价若干的价钱提前支付蔬菜购买款?当石嫣和“小毛驴”成员到北京大大小小的小区推荐CSA时,却统统被视为推销有机食品的小商贩。一次,石嫣费尽周折才拿到了在万科小区作宣讲的机会,可宣讲会刚一开始,围观的居民就开始起哄。有一个老人更直接,冲着石嫣就嚷嚷:“小姑娘家学啥不好,非要学忽悠人!”石嫣急得脸一下红了,正要解释,老人早已不屑地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啥都不用说,都是借口!”这样的委屈石嫣和她的团队不知受过多少,在“小毛驴”挂牌的一个多月里,石嫣白天在外跑业务受人冷眼,夜里11点多再赶回农场管理作物,短短的30多天里人整整瘦了5公斤!

  为了解决客源问题,石嫣大胆做出改革,将参与CSA的客户分成“劳动份额客户”和“普通份额客户”两种。“普通份额客户”只需要提前交纳2000~2500元的菜钱,而“劳动份额客户”除了提前交纳1000多元菜钱外,还会获得一块份额地。每个周末,客户必须定时到自己的份额地里参加耕种。作为回报,“小毛驴”则为客户提供20个星期的有机新鲜蔬菜。另外,石嫣还有一个附加说明,那就是保证20周有400斤蔬菜的供应。“在美国的时候,还真没有客户问过菜的重量问题,可是中国的客户好多人问到底折合多少钱一斤,我就只好加了这个说明。”这样算下来,平均5块钱一斤的菜要比市场上普通菜贵而比超市里的有机蔬菜便宜。

  签约过程比想象中的顺利,很多客户认同这个理念,“小毛驴”顺利地度过了客源难关,不久,便签下了满额的54名客户。

  博士种菜,幸福满满希望多多

  一切问题顺利解决后,石嫣将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农园的管理上。“小毛驴”一直把生态健康作为根本的宗旨,农场的日常管理是科学和专业的。这里所种的蔬菜全部使用农家肥,百分之百有机。而猪舍里的猪采用自然养猪法,在特殊设计的猪舍内以锯末和农作物秸秆等为垫料,通过微生物的作用分解发酵粪便污物,使猪舍内既无恶臭、无污染,又节约饲料、节省劳力。

  农场现在有9个固定的实习生和5名管理人员,一般来说,周一到周五是正常耕种时间,周末则要配送蔬菜、接待市民,由于几乎全部农活都要依靠手工,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很大。虽然很辛苦,但他们仍然尽心尽力, 力求做到最好, 而客户反馈回来的高满意度也让石嫣更加严于律己,不容许自己犯一丝一毫的错误。

  然而,7月的一天,一件意外的“大事”发生了:由于眼红加纳闷他们的“博士蔬菜”卖价高、销售火,还和客户关系热络,凤凰岭下后沙涧村的某些村民不服气,暗地里将一个废弃的农药包装袋丢进了“小毛驴”农园。这天正逢周六蔬菜配送日,石嫣凌晨4点就起来安排工作,突然发现了这个农药包装袋!她一下就呆了,旋即将所有的同伴们叫起来,一遍一遍地追问情况,一点一点地审查每一个环节。然后,她将每周都会和蔬菜一起配送到客户家中的《“小毛驴”农园CSA简报》拿来,在最醒目的位置郑重地写下了道歉信:“由于我们管理的疏忽,农园里出现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农药包装袋,如此重大的事故出现在倡导健康食品的CSA农园,我们非常抱歉。我们将加强农园安全管理,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请大家一起监督!”送走负责配送工作的队友后,石嫣又特地留了下来,在“劳动份额客户”来参加劳动时一个一个询问并提醒。石嫣过分较真的举动让客户们也非常惊讶:“我们都知道‘小毛驴’不会使用农药和化肥,你真的不必如此自我苛责。”可石嫣却固执地摇了摇头:“不行,我一定要认真,我决不能容忍对土地的破坏、对‘小毛驴’声誉的破坏就在眼皮底下发生。”

  在石嫣的严格管理下,“小毛驴”很快赢得了极好的声誉,尤其那些参与农园劳动的“劳动份额客户”,更是将吃“小毛驴”的菜、种“小毛驴”的租地作为减轻生活压力、提高生活品质的象征,而更多的人,则体会到了吃上“放心菜”的快乐。石嫣有一对年轻的刘姓夫妻客户,两人每到周末都会来自己的租地认真摆弄那些蔬菜。在油麦菜收割的日子,小俩口干脆坐在地上,用刀剥开蔬菜外面带土的一层,就那么津津有味地生吃起来。看见石嫣过来,小夫妻俩一边乐滋滋地送上“果实”一边说:“这样几颗菜在香港至少得卖8元钱呢!完全有机,没有农药!”三个人面对着面,哈哈大笑起来。

  “小毛驴”还吸引了许多白领人士。就在同事们还沉溺于虚拟网络里种菜偷菜的游戏时,外企工作的白领刘丽珊已经在现实中拥有了一小块自己的菜地。刘丽珊是最早与小毛驴农场签订劳动份额的客户之一。她是典型的乐活族,穿简洁宽松的棉麻服装,热心于环保活动,是公司中的养生专家。虽然只有30平方米的“豆腐块”地,刘丽珊还是花了心思:菜地最外围种了一圈花生和向日葵作为菜园的边框,南面部分种了油麦菜、香菜等,北面部分种了需要搭架的西红柿和黄瓜,南低北高,有利于阳光照射。在南北交接处她还种了一行茼蒿,现在茼蒿的顶部都开着黄色小花,很好看。每块菜地边上都有一块画着小毛驴标志的木牌,主人们可以给自己的菜园起名字。“最开始是觉得他们这种模式很好,想支持一下,没想到给我带来这么多乐趣。”本来周六才是开放日,可是周五下午休假在家的刘丽珊就迫不及待地来照顾自己的菜了。午后的高温和阳光让人汗流浃背,刘丽珊却毫不在意,她蹲在地上,手里拿了一个小铁铲,头也不抬地给菜地松土。“很多人花几千块钱办健身卡,可是去过几次后就坚持不下来了,在这里劳动几小时,出一身汗还呼吸了新鲜空气,而且这些蔬菜是有生命的,让你牵挂着,不得不坚持下来。”她说。

  石嫣在“小毛驴”上投入了全部的精力,也很快收获了满满的果实。2009年9月,她不仅成功地完成了第一季的蔬菜种植、配送任务,还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CSA农业模式也因此声名远播,为更多的人所熟知。很快,来“小毛驴”研究考察、参观拜访、洽谈合作的各种团体不断,而申请成为下一季“小毛驴”会员的人数也由原来的54名一下子剧增到200多名!

  2010年春节,刚结束了在重庆市举办的“首都高校博士生挂职实践”活动后,石嫣回到北京,开始了新一轮的种植准备。当她拿起传统的农具走进农园时,好朋友劝她:“你这是何苦呢?读完博,进高校、进科研所、当公务员,哪一项不比当农民强呀!”可石嫣却笑着摇了摇头:“这次挂职实践让我明显地感觉到,我已经很难和一直在象牙塔里的人一样思考了。那种从理论到理论的言论方式,空对空,不接地气,让我不知所云,让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每一种生活方式都有它的快乐,我就觉得当农民很幸福、很快乐。”

  如今,石嫣已经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小毛驴”的第二季CSA实践,虽然还在读博,但对于未来,她早已想得清清楚楚:“CSA肯定是我未来最主要的选择,大的方向是不变的。我看清了前方的路,也看到这条路值得我一辈子走下去……”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
农村真实励志故事相关推荐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