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打麻将》搞笑相声剧本

发布时间:2016-09-19 编辑:晓玲‍ 手机版

  引导语:打麻将是现在比较受欢迎的娱乐方式之一,那么小编为大家介绍一篇关于打麻将的搞笑相声剧本

  甲:我喜欢打麻将,您怎么样?

  乙:不是很喜欢,但也不是不喜欢。

  甲:我不仅喜欢打麻将,我还研究麻将,您怎么样?

  乙:逢场作戏,随便玩玩,没什么研究。

  甲:不研究,输了钱怎么办?

  乙:输了就输了呗,手气不好,自认倒霉。

  甲:不知道您输了钱心里什么滋味?

  乙:输了钱,滋味当然不好过,但是打麻将,赌钱,您得有个正确心态,不用把它当回事儿。

  甲:您是大料,我不行,我每次打麻将输了钱,心里像猫爪子抓,没精打采,魂不守舍,吃饭叹气,走路叹气,一天到晚叹气,几天几夜睡不着觉。

  乙:像您这样的心态,这麻将最好别打。

  甲:不打不行,我有赌瘾。

  乙:您这叫赌钱怕输,走路怕鬼。

  甲:赌钱都怕输,走路都怕鬼,钱就是我心肝,输了钱我心疼肝也疼,所以我不仅喜欢打麻将,我还研究麻将,而且我打麻将还有个怪癖。

  乙:打麻将还有怪癖?什么怪癖?

  甲:我特别喜欢“一筒”。

  乙:为什么特别喜欢一筒?其它的牌不喜欢吗?

  甲:其它的不喜欢,就喜欢“一筒”。

  乙:这倒是为什么?麻将一百三十六张,每一张牌都有它的作用,为什么您特别喜欢一筒呢?

  甲:天机不可泄露。

  乙:您还卖关子呐。

  甲:您别嫌我卖关子,我斗胆问您一句,打麻将有时候赢钱,有时候输钱,您知道为什么吗?

  乙:这很简单,赢钱手气好,输钱手气差。

  甲:那么您想过没有,手气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有时候手气好,有时候手气差?

  乙:手气怎么来的?这个还真不知道。

  甲:再问您一句,手气看得见、摸得着吗?

  乙:当然看不见、摸不着。

  甲:错,其实手气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乙:您开玩笑吧?手气还能看得见、摸得着?(东张西望,双手在空中乱摸、乱抓)在哪儿呢?

  甲:您这样不行,您得用心,用您的意识。

  乙:用我的意识?

  甲:这么跟您说吧,赌钱是一件很迷信的活动,输钱、赢钱不是靠您有多大本事,而是靠手气,也就是运气。

  乙:除了出老千,靠本事都是假的,只有靠运气。

  甲:但是运气是怎么来的呢?表面上看不见、摸不着,但又实际存在,这就是迷信。

  乙:原来打麻将还是一种迷信活动?

  甲:虽说不算迷信活动,但这里面存在着很浓厚的迷信色彩,我打麻将善于创造运气很少输钱,为什么呢?我靠的就是对这种色彩的深入研究和剖析。

  乙:这么说,您靠迷信打麻将?

  甲:不是靠迷信打麻将,而是靠心气、靠智慧打麻将,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我的运气我做主”。

  乙:麻将坐四方,并不是您一个人说了算,除了您还有其他三家,您做得了这主吗?

  甲:只要我用心揣摩,发现其中的规律,并且善于运用这个规律,我就能逢凶化吉,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乙:打麻将有规律吗?

  甲:当然有。

  乙:那么运气呢?运气也有规律吗?

  甲:有,运气不仅有规律,而且深有学问。

  乙:我不信,您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我才信。

  甲:我打麻将有“三打”,“三不打”。

  乙:什么“三打”?什么“三不打”?

  甲:第一,心情好,我打;第二,家里来了朋友,我打;第三,看见“8”字,我打。

  乙:打麻将必须心情好,这个容易理解,但是家里有朋友,您撇下朋友去打麻将,这像话吗?

  甲:家里有朋友当然不好去打麻将,但是把朋友送走我就立刻去打麻将,稳赢,而且一定大赢。

  乙:您试过吗?

  甲:屡试不爽。

  乙:为什么?

  甲:听我给您解释,第一,打麻将必须心情好,这个谁都理解;第二,家里来了朋友,“友”和“有”同音,有了这个“有”字,我打麻将心里想什么来什么,顺风顺水,我想抓八个“一筒”都能抓得到。

  乙:胡说八道,怎么能抓八个“一筒”呢?

  甲:您看您外行不是?四个“一筒”加两个“二筒”,不就是八个“一筒”吗?

  乙:这就能算八个“一筒”?

  甲:看来您打麻将不是一般的外行。

  乙:我怎么外行?

  甲:您不要把“二筒”当成“二筒”,您可以把“二筒”当成两个“一筒”,这叫“二成双”;以此类推,您把“三筒”当成三个“一筒”,这叫“三归一”,怎么样?

  乙:三归一,吉利,好。

  甲:您把“四筒”当成四个“一筒”这叫“四季来财”;您把“五筒”当成五个“一筒”,这叫“五福同春”;您把“六筒”当成六个“一筒“,这叫“六六大顺”;您把“七筒”当成七个“一筒”,这叫“七品高升”;然后您把把“八筒”当成八个“一筒”,这叫“八仙过海”;最后您再把“九筒”当成九个“一筒”,这叫“九九归一”。

  乙:您这是打麻将吗?您这是划拳。

  甲:划拳也是一种赌博,只不过赌的是酒,不是钱。

  乙:我怎么忽然发现您这人奇谈怪论一箩筐?

  甲:您别管我什么奇谈怪论,您只要听我的,抱定喜欢“一筒”,今后打麻将,稳赢。

  乙:这就是您喜欢“一筒”的原因吗?

  甲:天机不可泄露。

  乙:又卖关子呐?

  甲:且听我接着给您传授麻将绝学,第三,看见“8”,打麻将稳赢,因为“8”和“发”谐音,有了这个“发”字,表示您打麻将一定大发。

  乙:您这么说,我把家里到处贴满“8”字,我每时每刻,一抬头就能看见“8”字,怎么样?

  甲:那不行,那是您人为的,不能算,所谓好事情可遇不可求,您不能强求,要做到随遇而安,随缘求财。

  乙:不强求我懂,但老是输钱怎么办?

  甲:您学我“三打”、“三不打”,我保您赢钱。

  乙:那么什么是您的“三不打”?

  甲:第一,心情不好不打。

  乙:这个容易理解,心情不好精力无法集中,脑子里稀里糊涂,容易开小差,容易出错牌。

  甲:第二,看见屎不打。

  乙:屎?什么屎?

  甲:什么屎都包括,比如人屎,狗屎,牛屎,猫屎,老鼠屎,麻雀屎,甚至苍蝇屎,蚊子屎等等。

  乙:鸽子屎也算吗?

  甲:算。

  乙:难怪我打麻将总是输钱,我家里养了鸽子,我每天早上起床,首先给鸽子喂食,不仅能看见鸽子屎,而且经常手上沾满了鸽子屎。

  甲:如果手上沾满了屎,无论什么屎,您打麻将就会更加背运,这原因呢,我不说您也明白。

  乙:不明白。

  甲:不明白听我给您解释,在很多方言里,“屎”和“死”是同一个读音,手上沾了屎,也就是“手死”,反过来就是“死手”,一只“死手”打麻将能不输钱吗?

  乙:有道理。

  甲:以此类推,身上沾了屎就是“死身”,脚上沾了屎就是“死脚”,总之沾了这个“死(屎)”字,您去打麻将注定输钱,而且注定大输、特输。

  乙:我洗干净行不行呢?洗干净是可以的,但是您不行,您家里养了鸽子,每天都能看见鸽子屎,眼睛看见屎,那就是“死眼”,您用“死眼”打麻将,必然输得“傻眼”。

  乙:您这么说,我非得把那些鸽子统统宰咯?

  甲:宰了还不行,必须把鸽子笼彻底清除,彻底打扫,再喷上药水彻底消毒,这样您打麻将才能赢钱。

  乙:为什么?

  甲:留着鸽子笼仍然散发臭气,您的鼻子每天闻见臭气,那就是“臭鼻子”,意思就是您嗅觉不灵。

  乙:原来如此,行,听您的。

  甲:第三,吃了肉不打。

  乙:吃肉?为什么?

  甲:关于肉,有个词叫“肉头”,不知您听说过没有?

  乙:肉头,听说过。

  甲:这个词什么意思,您懂吗?

  乙:好像是说“傻瓜”的意思。

  甲:一个吃了肉的傻瓜去打麻将,他能不输钱吗?

  乙:您这意思,谁吃了肉就成了傻瓜?

  甲:不是说吃了肉就成了傻瓜,这是针对打麻将而言,因为打麻将具有很浓厚的迷信色彩,吃了肉去打麻将就有“肉头”之嫌,彩头不好。

  乙:这么说,我以后想打麻将就不能吃肉?

  甲:如果您不怕输钱,您当然照吃不误。

  乙:依您这么说,我想打麻将还必须“戒肉”?但是这肉怎么戒?要戒多长时间?

  甲:如果您一辈子想打麻将,只好一辈子戒肉。

  乙:一辈子戒肉,岂不成了和尚?

  甲:不想成和尚,您就只好戒赌。

  乙:也就是说,戒肉、戒赌,只能两选其一?

  甲:当然也有别的办法,比如我,因为特别喜欢“一筒”,所以我隔三差五吃点肉,打麻将照样赢钱。

  乙:不知道您喜欢一筒到底有什么含义?

  甲:“一筒”和“一统”谐音,反过来就是“统一”,也就是人民团结,国家统一,欣欣向荣,繁荣昌盛。

  乙:打麻将怎么能扯得上国家统一呢?

  甲:我打个比方您就明白,其实一个国家就像一张麻将桌和一副麻将,比如中、发、白,象征着国家各级领导机关;比如东、南、西、北,象征着国家疆域,五湖四海;比如万、筒、条,象征着各个阶层,各行各业。

  乙:您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甲:我再打个比方,打麻将的人就像国家领导人,而旁边吊瓜的就像我们老百姓。

  乙:什么叫吊瓜的?

  甲:这是我们老家的方言,意思就是,您在打麻将,我在旁边看您打麻将,这看麻将的就叫吊瓜。

  乙:看麻将的就叫吊瓜,学到一个新名词。

  甲:一张麻将桌,一副麻将牌,国家领导人坐着打麻将,我们十三亿老百姓站着吊瓜。

  乙:没听说国家领导人打麻将。

  甲:国家级领导人打麻将,他们打的不仅仅是经济牌,他们还打政治牌,军事牌,外交牌,文化牌,教育牌等等,其中最重要的是打“一筒”牌。

  乙:也就是打“一统”牌?

  甲:“一统江山”是一个国家领导人最重要、最迫切、最核心的任务,这张牌最不好打。

  乙:不好打怎么办呢?

  甲:不好打也要打,国家必须一统,绝不能“二统”,分裂就意味着战争和混乱,就意味着被人欺负,比如说前苏联,那时候除了美国,没人敢欺负他。

  乙:那时候的苏联,美国也不敢随便碰他。

  甲:但是前苏联解体分裂之后,到了俄罗斯时代,不要说美国大鳄,就是一些小鱼小虾都敢在他头上撒泡尿。

  乙:这就是分裂的恶果。

  甲:所以说,国家领导人打“一统”牌,作为吊瓜的老百姓,我们应当为国家领导人多多分担一点。

  乙:这就是您喜欢“一筒”的原因吗?

  甲:我喜欢“一统”有另外的原因。

  乙:什么原因?

  甲:我外公一九三九年被抓壮丁强迫参加了国民党军队,一九四九年被国民党裹挟去了台湾。

  乙:您的亲外公吗?

  甲:外公还有亲的和不亲的?

  乙:当然有,有亲房的也有堂房的,比如您母亲的伯伯、叔叔、舅舅,姑父、姨父等等,甚至您母亲的表舅舅,表姑父,表姨父等等,您都得叫外公。

  甲:我亲老妈的亲老爸,您说是亲的还是堂的?

  乙:那当然是亲的,嫡亲外公。

  甲:我外公被抓壮丁的时候,外公、外婆成亲刚一年,外婆刚刚生了我妈,外公就离她而去,那之后外婆一个人含辛茹苦拉扯着我妈,一辈子没再改嫁,半个多世纪,一直盼着外公回家团圆。

  乙:您说的这种情况,全国各地并不少见,当年国民党败守台湾带走一百多万人,这意思也就是说,全国有一百多万个家庭分崩离析,妻离子散。

  甲:我外婆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我从小到大每天都能看见外婆眼含泪花深情地望着村外的小路,期盼着外公的身影能够奇迹般地出现。

  乙:老人家这种心情,可以理解。

  甲:但是直到外婆八十八岁的时候,我的三个台湾舅舅和两个台湾阿姨,忽然把我外公的骨灰送回了祖国老家。

  乙:这么说,您外公在台湾又成了家?

  甲:外公去了台湾之后,每日每时都思念着祖国,思念着祖国老家的亲人,但是当时的情况,台湾与祖国大陆隔海如隔天,外公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回到祖国的怀抱,只好在台湾又娶妻家,给我生了三个舅舅和两个阿姨。

  乙:可以理解,其实到今天,很多台湾人都与祖国大陆有着割不断的亲情。

  甲:外公在台湾生活了整整六十年,九十岁去世,临终前一再叮嘱我三个舅舅,一定要把他老人家的骨灰送回祖国老家,一定要让他老人家叶落归根。

  乙:我们中国人最讲究叶落归根。

  甲:我外婆盼了半个多世纪,最后看到的竟然是外公的骨灰盒,当时我外婆,一位八十八岁的老人家,紧紧抱着外公的骨灰盒,哭得死去活来。

  乙:可怜这位老人家。

  甲:那之后没多久,我外婆就撒手人寰,外婆去世后,我们把外公和外婆合葬在一起,让他们永远不再分离。

  乙:应该的。

  甲:从那以后,我心里始终盼着台湾能够回归祖国大陆,所以打麻将的时候,我就自然而然特别喜欢“一筒”。

  乙:原来您喜欢“一筒”还有这层含义?

  甲:但是时至今日,台湾有一部分人并不像我这样喜欢“一筒”,他们有的喜欢“二筒”,有的甚至所有的“筒”字都不喜欢,并且有些人对“筒”字极其反感。

  乙:您还跟台湾人打过麻将?

  甲:没有。

  乙:没有您怎么知道台湾人打麻将不喜欢“一筒”呢?

  甲:我上网,看电视,看新闻,看央视《海峡两岸》,所以知道不少台湾人数典忘祖,打麻将不喜欢“一筒”,尤其有个台湾蔡大妈,不仅不喜欢“一筒”,甚至所有的“筒”字她都不喜欢,并且这位台湾蔡大妈还喜欢“出老千”。

  乙:台湾蔡大妈是谁?

  甲:您不知道吗?蔡英文啊?

  乙:蔡英文我怎么不知道?但是蔡英文怎么能是蔡大妈呢?充其量也就是蔡大嫂而已。

  甲:您外行不是?蔡英文还是个处女,一辈子没嫁人,怎么能是蔡大嫂呢?如果我们叫她蔡大嫂,那么请问她大哥是谁?没有大哥怎么能有大嫂呢?

  乙:但是如果叫她蔡大妈,那么我也请问您,她大伯是谁?没有大伯怎么能有大妈呢?

  甲:我是从网上看来的,网上都叫她蔡大妈。

  乙:网上那都是糗人的话,蔡大妈也好,蔡大嫂也好,主要是蔡英文会不会打麻将?

  甲:根据我的分析和判断,蔡英文并不是完全不会打麻将,只不过半瓶醋打得不精,因为真正打麻将精通的人,绝不会所有的“筒”字都不喜欢。

  乙:那么蔡英文喜欢什么?

  甲:除了喜欢“出老千”,蔡英文特别喜欢“万”字和“条”字,仗着有“万”字和“条”撑腰,把所有的“筒”字都不当回事儿。

  乙:依您说,蔡英文这场麻将应该怎么打?

  甲:以我看,蔡英文应当头脑清醒,抛弃成见,放眼全局,包括“万”、“筒”、“条”三家,包括“东”、“南”、“西”、“北”四风,包括“中”、“发”、“白”三箭,各方统筹兼顾,多多向“筒”字方面靠拢,而不是仗着“万”字和“条”字的势力,鼠目寸光,仅仅局限于她那一方弹丸之地。

  乙:您认为,蔡英文能做得到吗?

  甲:做不到,她这场麻将必输,而且一定大输,最后输得半毛钱不剩,甚至还欠一屁股赌债被人赶下麻将桌。

  乙:一张麻将桌,一副麻将牌,没想到您这么一说,这里面还暗藏着这么深的玄机。

  甲:所以说打麻将不容易,指望赢钱也不容易,如果指望“出老千”瞒天过海,那更不可能,因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是那块料,你趁早别打这个如意算盘。

  乙:一个国家,只能团结,不能分裂,只能“一统”,不能“二统”,这是历史给我们的启示,这是血与火给我们的教训,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蔡英文如果不喜欢“一筒”,这场麻将,她必然全盘皆输。

  甲乙:在这里,我们谨代表全国人民奉劝蔡英文女士,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争取早日回到祖国的怀抱!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
《打牌/打麻将》搞笑相声剧本相关推荐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