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剧本《红妆若霞》

发布时间:2017-05-12 编辑:银凤 手机版

  微电影,是在电影电视剧艺术的基础上衍生来的小型影片,在当代越发流行。

微电影剧本《红妆若霞》

  【序幕】:北川新县城,日,外。

  黄昏,大街上,若霞独自散步。

  傍晚,若霞在河滩上烧纸。

  画外音:“儿子,今天是你七岁生日。过了生日你就该上学了。老公,你在那边也要照顾好咱们的儿子。”

  打出片名字幕:红妆若霞

  01,北川新县城,日,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云雁正在店内与儿子云飞一起玩手机游戏。若霞推门进来。云飞放下手机跑过去抱住若霞:“干妈,干妈,快来帮我,我妈输了,她耍赖!”云雁从椅子上站起身招呼:“来了!云飞,快别缠着你干妈,我要给干妈化妆呢!”云飞松开若霞:“干妈化了妆真漂亮!不,没化妆也漂亮!比我妈漂亮多了!”云雁瞪了云飞一眼,云飞做了个鬼脸,大声对云霞说:“干妈,你看我妈瞪起两个眼睛像不像张飞?”

  若霞笑着说:“你妈比貂婵还漂亮,怎么会像张飞。来,干妈送你一件礼物。”若霞一边说着一边从肩上取下女式包,打开包取出一块折叠的羌绣,若霞将羌绣打开,足有一张长条形餐桌那么大。云雁走过去与若霞一起双手握住羌绣的两个角,上面绣着高低林立的碉楼,寨子,远山还有云朵。云雁问:“若霞,你这是干嘛!”若霞:“这是我地震后用了六年绣好的,云飞做了我的干儿子,我这做干妈的没有其他东西,就把它送给云飞做见面礼。”云雁:“这可是你用了几年时间才绣成的,可不能送给他一个小孩子。”若霞:“云雁姐,我儿子如果不遇难,秋天就该上学了。我已把云飞当成我的亲儿子,你要是不代他收下,就是不让我做他的干妈。”云雁:“可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你送给一个小孩子……”若霞:“这东西也说不上什么贵重,只是我的一片心意都在这一针一线上,云飞现在还小,但终会长大,你就先替他保管着。”云雁犹豫了一阵,只好对站在旁边的云飞说:“还不快谢谢干妈!”云飞转身向若霞夸张地鞠了个九十度躬,大声说:“谢谢干妈!”若霞:“如果有人问起,可别说是我绣的哈。”云雁:“为什么呢?”若霞:“我一个人安静习惯了,不想让人打扰我。”

  02,北川新县城,夜,内。

  新北川县城夜景远景。

  云雁美容美发店内,若霞安静地坐在大镜子前的转椅上,云雁耐心地为若霞描眉,涂口红。云飞在一边的沙发上歪着身子睡觉。

  云雁:“地震都过了六七年了,重新找一个过日子吧!”

  若霞:“不想找了,一个人安静习惯了,以前的儿子随他爹去了,现在我又有了一个儿子,我已经满足了!”云雁:“可是你内心还生活在过去中,重新找个男人,生活就不一样了。”若霞:“那你怎么不再找一个!”云雁:“我可没有说不再找,只是没有人看得上我。”

  若霞:“我看那个吹羌笛的就好像对你有点意思,人也蛮老实的。”云雁放下手中的口红,对着镜子端详着若霞,赞叹说:“你看你,就是说不上倾国倾城,也称得上新县城的头号美人,这样的容颜,不找个可心的男人,真是浪费了!”

  03.北川新县城,日,外。

  若霞带着云飞在友谊园放风筝。

  04.北川新县城,日,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内,云雁正在给一位客人理头发,蝉雨推门进入。云雁:“你要理发?”蝉雨:“是呵。”“云雁:你看这沙发上还等着两位客人呢,要不你晚点再来?”蝉雨:“可是我晚上要参加演出呢!”

  云雁:“那你等着吧,我可不好让你插队,离晚上演出反正还早。”

  蝉雨坐到墙边的沙发的一角,坐下后便取出一只羌笛放在嘴边吹试了几次音都吹不成调,云雁:“你这个大馆长,要上台了才练,习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呵!”店内的几位客人都转过头看着蝉雨,蝉雨不好意思地说:“听说晚上有个领导要来看演出,所以有点紧张。”

  云飞手里拿着一只风筝推门从外面跑进,看见蝉雨手上的羌笛,忙将风筝扔在墙角,走过去坐在蝉雨旁边,伸手拿过羌笛便往嘴边放。云雁慌忙制止:“云飞,这是叔叔表演用的,可不是你的玩具,快还给叔叔!”云飞不听,将羌笛咬在嘴里,憋足劲却没有吹出声音,又将羌笛还给蝉雨:“吹都吹不响,是不是坏的哦,你吹吹看!”

  蝉雨接过羌笛放在嘴边,一串悠远的羌笛声飘出,店内几位客人眼神由刚才的嘲笑变成了惊异与赞叹。一曲吹完,云飞兴奋的说:“有意思,我再试试。”又伸手拿过羌笛,还是憋足了劲吹不出一点声音,抬起头,友好地对蝉雨说:“蝉叔叔,你教教我!”

  蝉雨抬起头望一眼正在给客人做发型的云雁,发现云雁也正望着他,脸色迅速变红,低下头对云飞说:“好。”

  05. 北川新县城 日,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云雁与若霞两人站在两架梯子上,手里举着用镜框装裱好的羌绣向墙上挂。云飞站在下面,闭上一只眼睛一边瞄一边指挥:“右边再高一点点,再高一点,过了,左边再高一点,好!”

  镜框里羌绣特写:吊脚楼,青石碉楼,玉米,羊角,还有远山,云朵。左上方绣着“云上的家”四个字,右下方绣着娟秀的落款:“北川绣娘”。

  云飞:“干妈,干妈,你不叫若霞吗,怎么又叫北川绣娘?”

  06.北川新县城,黄昏,外。

  安昌沙场上,云飞正在蝉雨的指导下,练习吹羌笛,云飞吹几下又停下,听蝉雨讲解。然后又看蝉雨示范,然后又继续吹。

  07.北川新县城,日,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云雁正在为客人做面部美容,有客人进进出出,进来的客人都望着《云上的家》赞叹:真漂亮!绣得真好!你绣的啊?

  云雁笑笑不言。在一旁玩羌笛的云飞说:“我妈才没那水平,是我……”云雁:“住嘴!你不说话难道别人当你是哑巴!”

  08.北川新县城,日,外。

  新县城巴拿恰。蝉雨陪同大学教授娄南一边观赏特色民族建筑,一边参观街上商铺里的特色商品、工艺品。娄南教授不停地回过头向蝉雨询问,蝉雨也随时给予解答。

  09.北川新县城,日,外。

  新北川巴拿恰。若霞带着云飞正在买荞麦饼,云飞抓起荞麦饼刚啃了一口,就看见陪着娄南游览的蝉雨,云飞叫一声“师傅!”跑过去。蝉雨转过身看见跑过来的云飞,说:“师傅也饿了,怎么办?”云飞将剩下的半块饼递给蝉雨面前:“师傅请吃!”蝉雨推开云飞递过来的饼说:“算了吧,等会你妈说我大人吃小孩的东西,再说,我这还有一群北京来的教授叔叔呢!”云飞说:“不是我妈给我买的,是我干妈买的!”蝉雨:“你干妈是谁?你什么时候有干妈了?我怎么不知道!”云飞:“我没告诉你,你当然不知道,你看!”云飞抬手一指,若霞正在不远处招呼云飞快过去,然后说笑着离开。在旁边的娄教授由衷地发出一声感叹:“你们羌族姑娘可真漂亮!你看刚才那美女,都让我今天晚上睡不着觉了!”

  10.北川新县城,夜,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云雁正在给一位客人吹头发。蝉雨陪着娄南推门进来。云雁:“坐吧,今天就一位客人了。吹好后马上就给你理。”蝉雨:“今天我不理,我是陪这位北京来的娄教授来洗头发。娄教授可是研究我们羌族的专家,这次在山里待了十多天,这才刚从咱们山里回来。”云雁客气地说:“教授请坐,我这完了马上给你洗!蝉雨你帮我给教授倒杯开水呵。”娄南:“不客气,不客气!”蝉雨对娄南说:“这云雁美容美发店可是咱们北川新县城的一块金字招牌,因为它的老板云雁不仅长的漂亮,态度又好,而且技术一流,是咱们新北川的头号美容师,特别是化新娘妆,可要提前两周预约!”娄南:“北川真是藏龙卧虎的地方,这位就是云雁小姐吧,幸会幸会!”

  云雁客气地请娄南躺倒洗头床上洗头。娄南躺到洗头床上时,看见了挂在对面墙上的羌绣,似乎看不太清楚,将刚才摘下的眼镜又戴上,专心盯着墙上的羌绣。看着看着竟然忘了在洗头发,兀自从床上坐起。云雁在后边急的直叫:“哎!你别坐起,头上有泡沫呢!”

  娄南坐着盯了羌绣片刻又慢慢躺下,继续让云雁洗头,开口问:“云雁小姐,这羌绣是您绣的吗?”云雁说:“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娄南:“这羌绣采用的是古针手法,用的是现代的丝线,无论是图案设计,色彩搭配,手法工艺都体现了很好的艺术水平,而且内容丰富,构图立体感好,那墙上挂的玉米,门前的羊群,生动逼真,这是我在北川半个月所见的最好的现代民族特色艺术品,了不起,了不起!”

  云雁眼里充满疑惑地:“虽然大家都说这羌绣漂亮,好看,却说不出哪里好看,还是你们当教授的文化高,有水平!不过,这幅羌绣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蝉雨坐在一旁椅子上说:“你不清楚,娄教授可是咱们国内数一数二专门研究羌族文化的专家,特别在羌绣方面,是国内的权威,还是国际民间艺术研究会的理事,他看羌绣可不会走眼。”

  洗完头发,娄南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云雁:“下个月在西班牙举行的第十六届国际民间艺术节就要开幕,我正式建议,云雁小姐将这幅《云上的家》送去参展,以我估计获奖的希望很大。”

  云雁接过名片,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娄南又说:“我保证,展出以后完璧归赵。因为国际民间艺术节所展出的艺术品,都会在展出前全息摄影保留资料,而展后所有展品都将退还。”

  云雁还是没有答话。娄南又说:“这样吧,所有邮寄费用我出,采用特制包装,专件投递,保证不会有任何损坏!”

  蝉雨:“娄教授已说到这种程度,云雁你就放心吧,有什么问题我负责,行吧!万一获了什么奖,也为咱北川做了宣传!”

  云雁终于点了头:“好吧!”

  三个人一起小心翼翼从墙上将镜框取下,拆开,云雁将羌绣小心卷成一个筒,交给蝉雨。

  11.北川新县城,日,内/外。

  友谊园内,蝉雨守着云飞练习吹奏羌笛,不时指导纠正。

  云雁美容美发店内,云雁在对着镜子为若霞化妆。

  天上的云彩慢慢的移过。大街上车来车往。

  一位顾客在化妆时,向云雁:“那副漂亮的羌绣呢?”

  12.北川新县城,日,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蝉雨手里拿着一个白色信封推门进店,进店后就扬了扬手里的信封:“好消息好消息!”正在为客人理发的云雁转过头:“什么?”

  “《云上的家》获大奖了,金奖!”蝉雨兴奋的说:“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国际金奖,这是刚收到的获奖通知,你看看吧。”蝉雨云雁平静的说:“我这正给客人理发呢,你放台上吧,我等会看。”蝉雨如被浇了冷水的烙铁,兴奋之情降下来:“这通知上说,邀请你下个月去西班牙领奖呢,你去不去?”

  云雁专心为客人理发,一言不发,蝉雨悻悻地推门离开。

  13.北川新县城,日,外

  北川羌绣园。若霞正在一间绣室里专心绣花,云雁站在门外叫她,便停下手中的活,走出门去。两人来到绣园内的花坛中,云雁站住,对若霞说:“《云上的家》在国际民间艺术节上获了金奖,昨天蝉雨送来了获奖通知,还邀请作者去西班牙领奖,你去吧!”

  若霞:“我不去。”云雁:“去吧,听说机票钱都由主办方出,你也应该出去走走,散散心。”若霞:“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我喜欢这种安静,也习惯了这种安静地生活,不想去凑热闹。”

  云雁欲言又止,若霞又说:“再说了,那幅羌绣我已经送给干儿子,就和我不再有关系,我也不希望有人知道我是那羌绣的作者,免得到外面的人来打扰我。”云雁叹息了一声:“你长期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

  14.北川新县城,日,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蝉雨提着一个包装箱走进了店内,云雁正在给客人找钱,招呼客人慢走,云飞看见箱子跑着过来:“这是什么?”蝉雨说:“等下打开看了就知道了。”看见云雁过来,蝉雨便动手拆包装箱。打开箱子,里面还有一个小皮箱,蝉雨取出皮箱,放在沙发上打开,里面装着卷成筒状的羌绣,一只奖杯,一本英文封面的证书。蝉雨站起身,对云雁说:“这是西班牙主办方寄回的《云上的家》作品原件,还有奖杯和获奖证书,你收好了。”云雁:“咱们把这《云上的家》重新挂起来把。”蝉雨说:“好!”云飞挤到皮箱前,伸手去拿起证书看了看,又用另一只手拿起奖杯,然后转过身说:“蝉叔叔,来帮我咔嚓一张吧!”蝉雨取出手机,云飞双手向上举起叫一声:“耶!”

  蝉雨与云雁分别站在两架梯子上,手里举着已装进镜框里的羌绣,云飞站在地上用一只眼睛瞄高低,“左边上一点,再上一点,好!”

  三个人望着重新挂上的羌绣,蝉雨又从衣服里取出一张支票:“这是主办方寄来的一万美元奖金,必须你自己去中国银行取。”

  云雁:“我给你理下头发吧。”

  15,北川新县城,日,外。

  北川羌绣园。云雁站在花坛边,若霞从后边走过来。云雁将身边的皮箱提起:“这是《云上的家》所获奖杯和获奖证书。”说着又从手袋里取出那张支票:“还有一万美元的奖金,你收着吧!”

  若霞站在原地没动:“这些都是我干儿子的,你帮他保管着吧!”云雁:“这怎么行!你将那么贵重的礼物送给云飞,可你始终是创作者。这些奖金和证书是将给你的,应该你收下。”若霞:“我们是好姐妹,云飞做了我的干儿子,我们就是亲姐妹了,我们不要为了这事争来吵去好不好!”

  云雁立在原地,不知怎么办好。

  16,北川新县城,日,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客人进进出出。云雁在一边为客人理发一边招呼客人坐,客人们纷纷站到店内观看《云上的家》,发出啧啧地赞叹。

  黄昏。一个老板模样戴墨镜的人走进店里,云雁招呼客人:“先生洗头理发?”戴墨镜的人却站着说:“小姐,你是这里的老板么?”云雁说:“是的,我叫云雁,有事吗?”戴墨镜的又问:“小姐,你是这幅羌绣的作者北川绣娘?”云雁:“不是。”墨镜老板:“那你是所有者?”云雁:“也不是,我只是保管者。”墨镜老板掏出名片递给云雁:“我是广东民粹公司董事长,专营民间工艺品,开了一家私人博物馆,这次专程来到北川,想高价购买这幅《云上的家》,你报个价吧。”云雁将名片放在镜子前的化妆台上:“对不起,这幅羌绣我无权处置,不能卖给你,不好意思。”墨镜老板:“能不能这样,云雁小姐帮我介绍一下这幅作品的所有人,我想和她谈谈!”云雁为难地犹豫着,云飞手里拿着羌笛推门进来:“谁要和我谈谈?”墨镜老板摘下眼镜:“你?”云飞:“我就是这幅羌绣的所有人,你要谈什么?”墨镜老板笑了:“我想买下你这幅羌绣,你打算卖多少钱呢?”云飞闭上嘴,用手抠着脑袋,然后用手指着云雁:“她是我的委托代理人,你找她谈吧!”墨镜老板:“她是你什么人啊?”云飞:“她是我法定代理人,我妈妈。”

  17,北川新县城,夜,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内。云雁正在给若霞化妆,灯光安静的亮着,云飞又在沙发上进入了梦乡。云雁:“这几天来店里看这幅羌绣的人差点把这小店挤爆了,昨天还来了一个广东的老板,要高价买去。我看还是还给你吧,不然放我这一天也不清静。”若霞:“这不正好给你打了广告吗,生意好了可以招一个学徒嘛,难道你想将你这绝世的美容技术将来传给我干儿子!”云雁:“你就拿回去吧。等云飞长大了,你再给他也不迟。”若霞:“不行。为他保管是你的责任,就是要卖,也是你的权力。

  18,北川新县城,日,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娄南推门走进,热情招呼:”云雁小姐。”云雁吃惊地招呼:“娄教授!你又到北川考察来了!”娄南走到沙发边坐下:“我这次既是来考察,又是来找人的。”云雁:“找人?”娄南:“是啊,我想请你去北京。”云雁:“请我去北京?搞错了吧!”娄南:“怎么会搞错,我又不是今天才认识你,你不仅人长得漂亮,妆画得漂亮,而且还有这惊世的古针羌绣绝技,我想请你去北京给我的学生们上一堂羌绣文化课,让北川羌绣走向世界,也让你这个声名远扬的北川绣娘被更多人认识。”云雁:“可我没有说我就是北川绣娘啊!”娄南:“你当然没有说,但我知道你就是。”云雁:“我真的不是。”娄南:“不可能,你不是北川绣娘,那么谁是北川绣娘!”云雁:“我......”娄南:“你是不想去,才不敢承认自己就是。你放心吧,我是真的副教授,不是社会上说的那种教兽......”云雁迟疑了一会:“这样,你给我一点时间,明天再回复你。”娄南站起身:“好吧,我明天再来,”说罢转身出门,与推门进来的蝉雨撞个正着,两人都很吃惊,蝉雨:“娄教授,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娄南:“我正要去找你呢,走吧走吧!”蝉雨:“你在外面等一下,我向云雁问个事情。”娄南出门,蝉雨进门:“他怎么专门跑来找你,找你什么事情啊?”云雁:“没什么事情,你快去陪他吧,人家是北京来的客人,可不能怠慢了。”蝉雨迟疑一下:“那好吧,明天再来找你。”说罢转身出了门。

  19,北川新县城,日,外。

  早晨,云雁与若霞一起走在安昌河堤上。云雁:“人家专程从北京来,要见的人是你,你不能自己躲起来,把我顶到前面。”若霞:“我真的没有心情见任何陌生人,更不想去北京讲什么课。你帮我打发他走就好了。”

  20,北川新县城,日,内。

  娄南推门进来,热情的向云雁打招呼:“早上好!”云雁也学着回答:“早上好!”娄南:“怎么样,想好了吧?”云雁:“很抱歉,娄教授,我能告诉你的是,我不是你要找的北川绣娘。所以不能跟你去北京讲课。”

  娄南:“那么请告诉我,谁是北川绣娘,她在哪里,我去请她。”

  云雁:“北川绣娘已经告诉我她不愿去北京讲课,所以你请回吧。”娄南:“我专程从北京这么远来,就是想请北川绣娘给大学生们讲课,让羌族古老的传统技艺能够传承,你就帮我介绍一下,让我见一见,好不好!”云雁:“实在不好意思,这的确是北川绣娘本人的意思。”娄南:“见不着北川绣娘,我就赖在你这不走了。”说完真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云雁拿起电话走出店外,娄南站起身走到《云上的家》前面,再次细细观看。云雁从外面走进:“娄教授,很抱歉,北川绣娘还是不愿去。”娄南眼里露出失望与焦躁:“你就带我去找她吧,我去做工作。”云雁:“可是她不愿见你。她地震时失去了丈夫和儿子,一直不愿被陌生人打扰,真对不起。”娄南:“你真不能带我去?”云雁:“对不起,娄教授。”

  21北川新县城,夜,内。

  黄昏,天色逐渐变暗,街灯一排排亮起。

  云雁美容美发店。若霞推门进来,云雁拉开椅子让她坐到镜子前,准备给她化妆。若霞:“北京来的客人走了吧?”云雁:“应该走了,我已经给他讲清楚了你的态度。”若霞舒了一口气:“走了就好,谢谢你,姐姐!”若霞正还想说什么,店门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云雁侧过头一看,正是娄教授。云雁吃惊的说:“你怎么没有走!”娄南狡黠地嘿嘿笑着,走到若霞面前:“我知道你就是北川绣娘!云飞的干妈!孩子可不会撒谎。那天在巴拿恰我见过你!”

  22北川新县城,日,内。

  娄南一个人在北川新县城散步。若霞一个人在工作室灯光下绣着。娄南一个人在北川绣园大门外徘徊。若霞在美容店让云雁化妆。娄南在北川的羌寨里考察、拍照、记录。若霞独自在友谊园内漫步,娄南在不远处一边看风景一边向若霞张望。

  23,北川新县城,夜,内。

  某咖啡馆内,柔和的灯光下,娄南和若霞相对而坐。

  若霞:“你为什么要揪住我不放?”娄南:“这是我的职责,你是羌绣大师,我是羌绣研究者,我不揪着你揪住谁?”若霞:“是不是你们当教授的都不讲理!”娄南没回答若霞,而是说:“我来给你露一手。”说罢走向大厅中盖着的钢琴,揭开盖子熟练地试了一下音,信手便弹,一个服务员正准备上前制止,听见柔和动听的琴声停下了脚步。娄南长发齐肩,微微侧着头,一曲《爱的罗曼史》弥漫整个大厅。

  若霞脸上的神情逐渐变得安静,似乎到了一个很神奇的地方。

  24,北川新县城,日,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云雁正在给蝉雨洗头,云飞坐在一把转椅上吹羌笛。

  25,北川新县城,日,内。

  北川羌绣园。若霞的工作室内,娄南正专心地看若霞绣花。

  北川羌绣园的花坛边。娄南正吹羌笛,若霞从工作室走出,两人一起走向绣园大门。

  某咖啡馆。若霞与娄南还是在老地方相对而坐。若霞:“你的课题该完成了吧,什么时候回去呵?”娄南:“我在等你呢!”若霞:“是不是我不去给你的学生上课你就不回去了?”娄南:“我知道你会答应的!”若霞脸上露出了恬淡的笑。

  26,北川新县城,日,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云雁坐在椅子上玩手机,蝉雨在沙发上指导云飞吹羌笛。门被推开,娄南与若霞进门。

  云雁站起身:“大教授,工作做通了?你真不愧是教授,有一套啊你!”娄南嘿嘿一笑:“这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用愚公精神去感动天地。”

  蝉雨过来拍拍娄南肩膀:“以前都是我招待你,今天这顿可得你破费了,咱们可要选个上档次的饭馆!”云雁拉起若霞的手:“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若霞笑着说:“遇上他这么厚脸皮的人,我有什么办法。”云飞走过来:“娄叔叔,听说你也会吹羌笛,咱俩比试比试?”

  27,某机场,日,内/外

  云雁与蝉雨送若霞与娄南走进安检通道,挥手再见。

  飞机从跑道上起飞。

  28,北川新县城,日,外。

  黄昏,蝉雨与云雁站在禹王桥上望着远方,蝉雨悄悄握住云雁的手。

  安昌沙堤上。夕阳下,蝉雨与云飞两人一起吹着羌笛。

  29,北川新县城,日,内。

  云雁美容美发店。若霞提着一只口袋推门走进,云雁正准备给云飞剪头发,云飞从椅子上蹦下:“干妈干妈,你回来的真及时,我妈要给我剃光头,快救救我!”若霞笑着说:“不剃光头你想理个什么酷发型?”云飞:“我想留个和娄教授一样的披肩发。”若霞:“娄教授是教授才留的长发,你是教授吗?”云飞:“我九月分就要上学了,今后肯定比教授厉害。”若霞:“干妈就等着你出息呢,快看干妈给你带什么好吃的来了!”说完将手里的口袋递给云飞,云飞提着口袋走到沙发边,将口袋里的东西全部倒在沙发上,兴奋地叫着:“烤鸭,牛皮糖,秋梨膏,还有冰糖葫芦!还是干妈了解我!”云雁说:“就知道吃,还不快谢谢干妈!”云飞说:“等我先吃一块茯苓夹饼再谢!”云雁对若霞说:“怎么样,这次去有收获吧!”若霞脸上泛起红晕:“你说的是对的,出去走走有好处。”云雁:“你和教授总该有点故事了吧!”若霞:“目前还没有,今后有没有还不好说。不过,我想与过去的生活告别了。”云雁:“这就对了,人总要面对未来的。好久没给你化妆了,你看你脸上被北方的风吹得都成红苹果了。来,我给你保养一下。”若霞:“你给我化个新娘妆吧。”云雁愣住。

  若霞:“明天是我和老公结婚八周年纪念日,我想去老县城看看他,向他告别,他让再看看当初我嫁给他时的样子。”

  30.北川老县城地震遗址,日,外。

  一处废墟上插着三炷香,两对红烛,一堆燃烧的纸钱向上飘着纸灰。若霞蹲在火堆前慢慢地向火堆里丢着纸钱,眼里闪着泪光,口里自言自语:“咱们结婚八年了,儿子在那边还听话吧,上学了吗?我想在这边开始新的生活了,你们在那边也要好好过,有适合的也找一个吧,儿子就拜托你了。”

  香烟轻轻飘升,红烛安静燃烧,废墟远去,群山静默。

  31,北川新县城,日,内/外

  若霞与云雁,云飞,蝉雨一起走在巴拿恰的大街上。

  32,北川新县城,日,内。

  北川羌绣园一间教室里,若霞站在讲台上给绣女们讲授羌绣技艺。

  羌绣工坊,几十个绣女在专心刺绣,若霞来回走动查看,不时进行指点。

  33.,北川新县城,日,内。

  北川民俗博物馆。蝉雨带着云雁、若霞和云飞参观,蝉雨说:“你们知道《云上的家》为什么会获得金奖吗?娄教授说,不仅因为它构图美观,用色协调,针法精美,更重要的是它包含了我们民族珍贵的历史文化资料,建筑,民俗,宗教,自然环境,就如《清明上河图》一样,有重大的历史资料价值。”云雁赞叹:“若霞,你真是天才,不仅能绣而且能设计的这么漂亮,你怎么懂这么多啊!”若霞淡淡地说:“因为那就是我的家乡!可惜地震时全部被滑坡掩埋了,什么也没有了,我是凭着记忆绣出来的。”

  34,北川新县城,日,外。

  黄昏,云雁陪着云飞在河堤边练习吹羌笛,云飞吹累了,歇下来。

  云雁:“儿子,咱们商量一件事。”云飞:“你是想和我师傅结婚吧,没问题,我完全同意,反正我还要向他学羌笛。”云雁:“妈要和你商量的不是这件事,妈妈和你师傅还早呢。”云飞:“有什么早不早的,婆婆妈妈的,有什么事说吧。”云雁:“咱们把干妈送给你的礼物捐给国家好不好?你师傅不是说了,那幅羌绣有很大的什么历史资料价值。因为你干妈以前的家乡已经不在了,这样重要的东西咱可不能放在自己家里,而应该献给国家,你说对不对?但这是你干妈送给你的礼物,你要是不愿意也就算了。”云飞:“我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只是我想看的时候怎么办?”云雁:“咱们就捐给你师傅他们博物馆,这样你天天都可以去看。”云飞:“那就捐了吧!”云雁:“可不许反悔!”云飞:“来,咱们拉钩!”

  35,北川新县城,日,内/外。

  云雁美容美发店。若霞对正在为自己化妆的云雁说:“教授向我求婚了!”

  云雁说:“好啊好啊!你答应了没?”若霞:“急什么,拖他几天再说。”

  友谊园内。蝉雨与云雁走在一起。蝉雨回过头,看见云飞远远地落在后边,大声喊:“云飞,走快点,你一个人在后边磨蹭什么!”

  云飞站在远处回答:“我才不当你们的电灯泡呢,你们慢慢逛吧!”

  音乐声中,背景定格,淡化。

  演职人员表等字幕由下向上掠过。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
微电影剧本《红妆若霞》相关推荐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