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和陆游的诗

发布时间:2017-01-21 编辑:晓玲 手机版

  引导语:苏轼和陆游都是宋朝的著名诗人,一生创造很多的注册即送彩金作品,下面是小编收集他们的诗以及相关的说明,欢迎大家阅读学习。

  北宋文学大师苏东坡在诗、词、文、史、书法领域造诣非凡,还精通绘画、佛学,甚至对烹饪也有研究,他发明的“东坡肉”就流传至今。他飘逸、旷达、自在、乐观、幽默、重情,兼有李白杜甫陶渊明之风骨,而深具现代性。这位大文豪一生坎坷,他要学陶渊明归隐田园的梦想始终未能实现,只能在险恶的仕途生涯里做一个“心隐”者。面对种种挫折而随遇而安,去大自然中寻找生命的意义和乐趣,将获得的启示写成千古流传的诗文。《赤壁赋》就是其中杰出代表作品。

  王安石变法期间,他对变法的态度是徐行而立,反对其中一些过激、失偏的变法内容,并看出王安石所任用的变法人员不适当,这就造成和变法派的矛盾;另一方面,他又与以司马光为首的反对变法的顽固派对立,这就使深怀“民本思想”的他难于待在朝廷。因此,他去地方任职,做了许多利民的政绩。公元1079年(元丰二年),宋神宗欲将新法执行到底,并找到合适人选。自从变法以来,新法屡遭顽固派阻扰,这个两边都不买账的苏东坡就成了替罪羊。于是在李定等人的攻讦下,神宗顺手推舟地批准逮捕写诗讽刺新法的苏轼。于是刚在湖州上任的苏轼被当场拿下,解回京都,关进御史台狱,史称“乌台诗案”。先生在狱里,受尽诟辱。幸宋有不杀士大夫的祖训,再有正直之士的多方营救——连当时已赋闲在家的王安石也为苏轼上书求情,加以御史台们审理苏轼的诗文也没有多少结果,所以在120天后,苏轼得以释放。朝廷贬他去黄州做个徒有虚名的官办民间防务组织小官——副团练。

  大难过后,如梦方醒,痛定思痛,觉得是“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作甚干忙”!于是他在黄州定惠院和僧人同吃同住,用佛家禅理治疗身心的余痛。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时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这首词就是苏轼当时大难后凄冷迷茫的心境写照。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找不到栖息的孤鸿,在寂寞的沙洲上空徘徊。苏轼在黄州无房无食,一月只有几吊钱的微薄薪水,根本无法维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没有吃的自己种,没有住的自己盖,他便带着家人开荒种粮,又盖起一大间草堂,给此地取名“东坡”,遂号“东坡居士”。黄州猪肉很便宜,正可充饥,他便发明出“东坡肉”的烹调做法。一家人终于有了生活保障。东坡先生吃饱后漫步于东坡,他说:“自爱铿然曳杖声。”他已慢慢从刑狱的痛苦里走出,打算在这终老,学陶渊明一样“芒鞋不踏名利场”。一个夜晚他出外喝醉后回家见门已关,书童已睡,叫之不应,乘兴写下“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诗句。次日传到负责看管苏轼的地方官耳里,地方官误以为东坡已乘舟逃跑,慌忙带领士兵到东坡家查看,哪知一到东坡家门,才知此老正高枕呼呼大睡。

  苏轼出生名门,家学渊源,他父亲苏洵就是当时的饱学名士。苏轼和他兄弟苏辙少壮之时就一举高中进士,受到他的主考老师、当时北宋的文坛领袖欧阳修和仁宗皇帝的激赏。按理说,少年得志,名门英才,仕途顺利,当时又是政清人和的太平年代,苏轼正可乘云直上,大展雄才。谁料,他命犯“魔羯”,注定要坎坷多难。天才纵横者,大多迥异于常人,一肚子不合时宜,清高孤傲。苏轼正是此道中人,他天性中始终流淌着“野性”——向往田园牧歌的生活。他做官只想一展怀抱,功成身退后就归隐。这股“野性”越炼越强烈,在他身上形成独立、豪放、刚毅、飘逸、诙谐、随意的性格。这势必让他难于在钩心斗角的朝堂上为官,所以他屡屡向皇帝申请派他到地方为官。他需要自由,需要亲近大自然,需要放怀地饮酒、写诗。

  东风知我欲山行,吹断檐间积雨声。

  岭上行云披絮帽,树头初日挂铜钲。

  野桃含笑竹篱短,溪柳自摇沙水清。

  西崦人家应最乐,煮茶烧笋饷春耕。

  这首写于杭州任通判时的《新城道中》风格恬美、欢愉。诗人出游,天公作美,让风先吹走绵雨,放晴天气。信步走去,岭上行云戴着白絮般的帽子,升上树梢的太阳像同铜钲一样光亮圆美。野外的桃树浅浅含笑,溪旁的柳树轻轻曼舞,可爱的野景!真羡慕在这美好田园中的农家啊,他们煮茶烧笋做饭,开始了春耕。

  穷巷凄凉苦未和,君家庭院得春多。

  不辞瘦马骑冲雪,来听佳人唱踏莎。

  破恨径须烦曲蘖,增年谁复怨羲娥。

  良辰乐事古难并,白发青衫我亦歌。

  细雨郊园聊种菜,冷宫门户可张罗。

  放朝三日君恩重,睡美不知身在何。

  诗人在京任职时,皇帝放假三天,乘此正好逍遥“野性”,跑到老友家找乐子。人生需要一些忙里偷闲,做些闲事,说些闲话,荒废下光阴,才有兴味。这种闲适、潇散是一种“慢”活法——暂时放下些要命的事吧,喝杯茶,种种菜,听听歌,也许你的人生就不那么沉重了。

  他在黄州期间创作的前后《赤壁赋》和《念奴娇·赤壁怀古》标志着其已攀上文学巅峰。这些作品是他痛苦心灵蜕变的结晶,他在大自然中获得启示和新生。

  我最喜欢他的《赤壁赋》,每次诵读都为里面浩大超旷之气冲击着。受此赋影响,高二我写了《追日》的散文。在文中,我就像后羿一样苦苦追着太阳,当我身心疲惫来到海边的时候,遇到了正在舟中与客人对酌的东坡先生。他开导我要师法自然,不要违背自然之法去徒劳追求无法得到的东西。“惟江山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成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于是,我那纠结于中考失败的苦闷心境得到了开脱。

  在他的注册即送彩金中除《念奴娇·赤壁怀古》我最喜欢外,还对他的一首《定风波》词:

  莫听穿竹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说的是一次他与几个朋友,竹杖芒鞋徒步在山道中前行。忽然风雨大作,他的朋友们慌忙在树下躲避,而东坡先生却气定神闲在风雨中前行。一会儿雨收天晴,回头看刚才被风雨淋过的地方,林翠草青,刚才朋友们的慌乱与紧张都不见了。这首词,揭示了东坡先生只有保持心境纯明,就能超然物外,不为物转的哲思,很具禅意,正如《金刚经》中“凡是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谁拥有这份生活的禅意,就能在滚滚浊世里宠辱不惊,保持身心的安乐和坚韧。虽然难以到达东坡先生的境界,但那枚古典文学中典雅脱俗、高洁睿智的精神种子,却已种进那个年少轻狂的少年心里。

  东坡先生一次和他的好友佛印和尚登山访寺游玩,看到桌上一本经书上写着“咒诅诸恶药,愿借观音力,存心害人者,自己遭毒毙”,东坡看了说道:“这真是荒唐!佛怎么会把某甲害某乙的心移转回来害人,要是这样还叫慈悲吗?”于是他征得寺僧同意,提笔删改成:“咒诅诸恶药,愿借观音力,害人与对方,两家都无事。”东坡先生和鲁迅无形中培养了我的幽默感。

  记得高一下学期暑假农历七月十四鬼节,人们要烧纸祭奠亡去的亲人,佛家在这一天更是要诵经超度亡魂。那天与我在玄学方面的有共同爱好道友老侯来找我,说是带我去水城某小庙玩,我也正想出去散散心,于是就答应了。

  那天秋高气爽,朵朵白云安闲地飘游在天空中,公路两旁翻滚着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稻浪,清香阵阵,十分怡人。老侯骑一辆单车,我坐在后面,一路上我们谈笑风生,心情十分舒畅,感受着大自然的美丽,领略着古典诗歌里的意境。

  到了小庙,住着一个守庙的老婆婆,对我们十分热情,晚饭时还用香甜可口的“面鱼”招待我们。我们庙前庙后四处游逛,庙虽只有三十多年历史,但很具古风,青灯古佛,香烟袅袅,对于佛家的“清净”我有了更深的了解。想东坡先生“乌台诗案”后被贬黄州,他先寓居佛寺随和尚吃斋,在外人看来十分清苦的寺院生活对他来说却是一种清理身心痛苦的好环境,才有了那首《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

  我们要回去的时候,天空忽然下起雨来,寒意阵阵,等到雨停已是21点了,我们怕回去迟了,连忙返程。老侯带我操近路,谁想刚下了雨,到处泥泞,一辆自行车载着两个寻访古意的少年东一颠西一簸,又好玩又好笑,结果走了还不到一公里车子链条就脱了,黑古隆冬地不好修,只得推车步行。终于经过20多分钟的“艰难跋涉”,我们才到了平坦宽敞的公路。一轮明月照在青蓝色的夜空里,几多白云像棉纸似的覆在月轮边上,朦朦胧胧,公路两旁哗哗啦啦翻滚着淡黄色的麦浪,远处树林中眨着几只霜气裹就的灯光,更远处卧着起伏的长蛇影的群山,秋风高爽,落叶满地,路上无车无人,一片恬静,我们就这样默默走着,忘了修车,听着麦浪声,树叶在地上的滑动沙沙声,夜虫的奏鸣声,心里久久安住在一种从未有过的安详、清净的状态中。我不禁吟诵起他的一首夜渡儋州海峡的归来的欢歌:

  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那天晚上,仿佛缪斯看我这个半大男孩,数年来苦苦在文学的大门左右徘徊,找不到门而不得要领的样子作实可怜,终于大发慈悲,洒进几滴智慧甘露进木瓜脑袋里,让我一回家忙不得帮家人烧纸,就手忙脚乱地冲进书房写下心中一个神人反复要说的话:

  《月下笛》

  暮雨织寒,凛风泼萧,征路亘绵。

  高山流水,且秉烛、共长夜游谈。海角青山有故园。

  裁取秋云三百瓣,撑起挡萧寒。

  轻狂少年,回眸苍烟。

  浮萍浪逐客,天涯月一片。

  多情当啸,古今激潮,归来笑傲六弦。

  无风无雨非梦残。

  簌蔌枫叶火,对酒昏灯草盘。

  “心似死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东坡先生晚年放逐海南,生活环境十分恶劣,但依然随遇而安,酿酒写书,自得其乐,将中原地区的农业技术和平生学识教给当地的土人和汉人,他那种“处处即家,何处不可歇?”的乐观旷达的佛禅思想深深点化了我当时消极的心境,让我以后的岁月里始终铭记着大师的训导,勇敢地走自己的路。

  江山如画,卷起千堆雪

  大师伫立江岸

  喝着黄酒,思考沧海一粟

  如何芒鞋不踏名利场

  如何将清风、明月

  从造化中取出

  炼成一点浩然气

  乘桴于海,道安可行?

  生民垂命,敢不尽心!

  人生如梦,俯昂千劫

  谁信荆棘埋铜驼?

  那就耕出一片东坡吧,曳杖铿然

  竹杖芒鞋轻胜马

  一蓑烟雨任平生

  记当时,撇下佛印荡小舟

  在荷花深处与鲁直小酌

  你说:“浮云拨开,明月出来

  天何言哉?天何言哉?”

  他对:“莲萍拨开,游鱼出来,

  得其所哉!得其所哉!”

  藏于船底的贪嘴和尚忽然钻出

  曰:“船板拨开,佛印出来,

  憋煞人哉!憋煞人哉!”

  然而天意遣奔逃,一路向南!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朝云哭得像个孩子

  文章憎命达

  风将一叶扁舟吹出岭外

  海南的瘴气反让大师道气精纯

  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泉

  大师终于学会蘸蜜食小耗子

  自酿美酒,和遍陶诗,将文播种给蛮荒

  千山动鳞甲,万谷酣笙钟

  何处不可歇?

  天上的神仙啊,你们有老夫快乐吗?

本文已影响
苏轼和陆游的诗相关推荐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