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家的经典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2017-05-25 编辑:银凤 手机版

  家,是每个人值得依靠的地方,家是每个孩子成长的摇篮,是每个孩子栖息的港湾。

关于家的经典散文随笔

  家

  家到底是个什么地方,那可是幼小的芸所神往的地方。那里有爷爷奶奶不厌其烦喊“回来吃饭”的呼声,有爸爸妈妈嗔怒打骂的嘱咐与叮咛,有邻里乡亲走村串巷的欢歌笑语。

  如今,在芸的心中,家不再是一处固定的歇足地。家,更象是一个可撑可收的帐篷,行到哪里,哪里就是家。无所谓漂泊之孤零,无所谓安暖之温馨。家的真正含义,从她开始成家后便有了深刻的体会。

  二十几岁的芳华,那是父母捧出来的娇美。芸结婚那天,艳阳高照。满头的玫瑰花在明媚的光照下,整个人活脱似一朵盛开的火红玫瑰,娇艳欲滴。她不明白人长大了为什么非要成家。妈妈对她说,人生路长,怕你日后孤单。有一个人作伴,路要好走得多。

  所以当爸爸跟妈妈看着她被另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男子牵走,那一刻,他们是欢欣的,都没有掉泪,反而婶娘哭得山崩地裂。芸一步三回头,舍不得与爸妈分开。妈妈紧握着她的手,苦涩中蕴藏着笑意,“你以后就是大人了,我的儿,你得有大人的样子和承担。”家门渐远,她注定要在另一个家中主动成长。

  因为爸爸妈妈怕她以后孤单,因为她的亲朋好友都不喜欢她成为孤家寡人。于是乎为了貌似的孝顺与成全,更是为了不让所有她爱的人为自己操心,她才这样莫名其妙地与一个男子走进了婚姻的圣殿。

  此时的家对于她来说既神圣且玄乎。但她坚信爸妈的话,家饱含温暖,带着光亮,能让人生不再荒芜悲凉,哪怕日薄西山,也不会为错过这个村没哪个店而焦头烂额。是的,家应该具备这样的特性。

  那年她二十三岁,同学红怕她错过了人生佳期,把她的远房表哥强介绍给她。强生活在农村,据说人在财政所上班,长相英俊,工作条件得天独厚。

  见面,相看两不厌。没有激动人心,没有神魂颠倒。更无诛如电影小说中所描写的,遇到心仪的人会如鹿撞怀,虽死欲生。那与她统统是神话!她只记得,那天他穿黑色套装西服,戴蓝白相间条纹领带,很是庄重。头发油光可鉴,举止泰然,谈吐不俗。不像她畏畏缩缩,见不得世面。直觉告诉她,他不是她想要的人。

  那么说,成家只是顺应天理。等待火焰照亮往后旅程。她的任性与动荡不安随着成家的庄严肃穆暂时划上了句号。

  自此,“我的儿,我的乖……“妈妈疼爱的话再也不能在“耳鬓厮磨”。如同高山上的雪莲,遥不可及。生活愈深,寒意愈深。

  成家后的日子平静如水。到底是两个人的围城,行事比以往多了一些规范和屈从。不到半年,强的单位优化组合,他被迫下岗。

  “一杯茶,一张报纸混半天”的神仙日子已被强过得纯熟老练。“得过且过”的习惯已根深蒂固,一旦脱离正轨,他浑身不自在。事业单位进不去,企业单位又嫌累没“油水”不愿去。强不得不硬性全失业在家。虽然生活拮据,俩人还能和睦相处。

  那时芸在乡村小学教书,属于非正式的临时教员。工资不到1000元。每天拖着怀孕的身子,骑自行车上下班,来回路程近20公里。晚上归家时已是车载明月,万家灯火。路边一排排参天的云杉,成为她途中不可或缺的旅伴,一个个向她亲切招手,一排排似执戟卫士急驰而过,背后是呼呼生风的田野。

  于是乎强成了名正言顺的“家庭主妇”,买菜做饭。晚上归家,芸有可口的饭菜吃,心照不宣也不怪他不出去找活干,怕他有精神压力。

  空闲时,芸在房子后面院子里开垦了一小块菜地,种上菠菜,白菜,包菜,自给自足。强沾着原来在单位的关系,买菜时不时有熟人送些小菜。温饱不成问题,就这样相安无事过去了二年,

  待孩子落地,强意识到再也混不下去。强把芸当初父母给她的陪嫁钱全部拿去投资经营茶叶生意,只看见他大把大把地把茶叶往机关单位送,就是没有钱回笼。说是年终结算不菲利润,年终过后求爷爷告奶奶竟无一人出面付款。

  三万元钱就这样不翼而飞。那可是她父母多年的血汗,芸痛在心里。没有任何怨言。回望家徒四壁,芸不得不含泪把四个月大的孩子断了奶,南下深圳自谋出路。

  所幸芸在深圳布吉找得一份工,在一所民办小学任教,试用期工资2500元。工作二个月后,强打来电话要芸借五万块钱开花木公司,说利润可佳,销售小树苗。芸说钱上次都给你用光了,奉这次不能给予支持,你自己想办法。强顿时破口大骂,气愤地挂了电话。

  一个多月后强又打电话过来,芸放下手中的活赶紧高兴地去接,却又是伤心地挂。强说花木公司又亏了。让她想办法向她的大款同学借五万。芸说不可能,即使她穷得饿死,也不会向亲人同学借钱。这是她做人的原则。强气急败坏,故伎重演软硬兼施,让芸抓紧时间寄小孩的生活费回去,每月至少2000元。芸说小孩子能吃多少,让他节约一点。他又开始大声地骂,说你不知道如今的奶粉有多贵,一罐都要大几百。如果你用得少,你跟我回来抚养小孩,我出去挣钱。

  他的无情谩骂,让她疑惑不解。他之前不是这样的,怎么一下就变得这样挥霍无度用钱不眨眼?或许他的本性如此,只是因为她爱他,阴暗与丑陋就此蒙蔽无法发现而已。

  漂泊的日子在“战火纷纷”中风驰电掣过了半年,还未来得及过渡,暑假即至。暑假未到的前一个月,芸就开始整理要拿回去的东西。归家的心急不可耐。买了些孩子的衣物与丈夫喜欢的礼物放在枕边,每夜入眠,想起即欲与家人团聚就按捺不住欣喜若狂。

  盼望的日子终于指尖可触。这一天,她兴奋地冲进自家房门,跑向窗台,窗台的上的雏菊,虎兰已经枯死,满目凄凉。接着她又跑向房间,温柔把脸偎向落地窗帘,手轻轻触摸,哪知空气中布满灰尘,难闻的腐气扑鼻。

  强说,你还有脸记得回家。爷们你都不管了。芸笑脸相迎,说当然记得。

  回来没几天,芸发现亲友看她的眼神有些异样。他们面对她时,时时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一位直率的大妈有一天把她拉到一无人角落,小声对她说,一天早上她去找强,看到强与一位女子衣冠不整。末后大妈一再反复强调,或许是她年纪大了,眼花没看清,让她别放在心上。

  之后又有同学不断对她说强老是向他们借钱,而且一借就是成百上千。说过两天还,过去一二个月都没有还的意向。

  芸不解,和颜悦色跟强说,你是不是向很多人借了钱,借的钱干什么用了,自己心里要有个规划,任何人都不可能一步登天,先解决生存其次才是求发展。有什么难处,咱们一步步脚踏实地地干,老天决不会亏待我们的。

  不知哪句话触怒了他,强勃然大怒:“上了一趟灯红酒绿的深圳,你就看不惯我了,是吧?告诉你,你没有资格管老子,觉得不舒服,你可以滚远点,越远越好!”

  芸被他的怒气吓得目瞪口呆,身子微微发抖。豆大的汗珠和着空气的燥热,人像进入漆黑的洞穴,寒风索索侵袭着弱不禁风的身子,触目所及全是飒飒飘落的黄叶。

  “别来世事一番新”,芸突然想起在深圳时曾接到一诡异电话:“奉劝你跟你丈夫离婚吧,你丈夫说你只合适做朋友,不配做妻子,整个身子瘦骨嶙峋,一马平川……哈哈……”声音刺耳,带着猛烈的嘲弄与不屑。

  此刻这话似乎又把她从冰窖中扯了出来,接着有人奋力把她无情地扔向一边,冷笑着扬长而去。

  恍惚中,芸突然看见强扑了过来,撕扯着她长长的秀发往墙上使劲地撞。芸任由他发疯地打,任由他兽性般地撞,她不还手。脑袋被撞出一个大疱,她已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恶心,撕心裂肺想要呕吐,眼泪开始流了下来,无尽无止。等他发泄完,再没有力气打人。她淡淡地笑,说:“咱们离婚吧……”

  强恶狠狠地说,你翅膀硬了,是不是外面有人了,如果你想离婚,我是不要孩子的,房子及房子中的一切你休想要。

  芸说“可以”。等她处理好学校的一些事情,放寒假时马上就回来办理离婚手续。

  当人经受了一些苦难,心态自然比年少时平和得多,生命的选择权有多少不是在被命运之手推着且行且进。心里有泪,哭有何用?

  芸慢慢地,慢慢地连泪也懒得流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那是她更深沉的痛,急需解决。

  学校的校长上个月突然中风瘫痪,昏迷不醒与植物人无异。等着筹钱救治。监管学校的董事长发话,该校只是民营,生源一向不好,多年来入不敷出。学校自创办以来,看在校长十年为学校兢兢业业,立下汗马功劳的份上,最多只能提供一万元的治疗费。如果治得好,继续留任;治不好,只能辞退。

  家,稳固如山令人向往,是温暖的地方,可是谁也无法预料哪一天它也会遭受狂风暴雨的致命摧残。

  校长妻子一下黑了天,成天一泡泡的泪水直往外涌。她拉着芸的衣角不停地哭诉:“现在一进医院动辄就是五万,呆在医院一天的费用少说也要五千。像我们这样低收入的家庭,哪里去弄那么多的钱?孩子在校读书需要用动,现在我得照顾丈夫,家中没有一个人能够挣钱。这日子怎么过……”

  芸不知如何劝慰,泪在心里狂奔,化作一股力量,她得为他们做点实事,义不容辞!她同情校长的处境默默写报告各处求援,跑深圳各地教育局申请募捐。本来学校是不允许教师业余时间在外家教的,她现在管不了那么多,现在急待治疗的是关天性命!那些原来求她帮助孩子们补习功课的家长这下乐坏了,主动为她提供授课场所。她把利用晚上空闲和周末全天授课的所得收入及自己大部分的工资交给了校长的妻子,她说,只要能医好校长,她愿意不惜一切代价。

  在芸日日夜夜奔忙中,汇聚全校师生的力量,终于筹来首笔治疗费用。校长醒过来了,心里稍有明白,但还是不会说话。后面的路还很长……

  岁末,芸身无分文,却了无遗憾。

  寒假一到,法院受理通知书如期而至。开庭审理的那一天,天下着丝雨,针尖微点润物无声,空气有些压抑。

  双方当事人平静到场。强了无昔日的趾高气扬。芸心如死灰。正当法院要公布审理结果时,强突然变卦,说不愿离婚,他也要孩子。双方各要孩子的监护权,据理力争,法院调解无效,离婚束之高阁。

  下午回到家,芸苦苦相求,让他放她一马,这下他火了。怒火冲天。积蓄全身力气将她推倒,然后用穿着皮鞋的利脚猛力地踩她的手臂。这时引来一帮人群围观,有好心人把她抱起。芸想,“士可杀不可辱”既然你不仁,我也不义。死在你的手下,不值。芸奋力用脚反攻,转身速跑。强不知从哪里寻得一木棍,直追。有人相劝拦阻,强丧心病狂,谁阻打谁,谁劝骂谁。二十分钟后,芸跑回娘家,赶紧把大门关闭。强啪的一声就把门踹开,虎视眈眈,喘着粗气,眼放红光。

  芸的爸爸迅捷冲出,把强堵在门外。指着他的鼻子,气得声音发抖:“你敢动芸儿一个指头,我今天跟你拼了!”芸的爸爷向强使了眼色,强力拉他到另一角落处。“扑通”一声双膝跪下,老泪纵横。一生从不求人的父亲,为了她卑躬屈膝,不要尊严。

  “只要你能离开芸儿,你说,什么条件?”

  “三十万,一个仔都不能少……”强面目狰狞。

  “行,说话算数!”

  此时芸的妈妈抱着芸哭得一塌糊涂,口口声声说,我的儿,别难过,都怪爸妈不好,看走了眼。是他不要脸,他是人渣!这儿,还是你的家,以后我们一家三口总在一起,不分开了。

  第二天,芸裹着肿得像大腿似的手臂返回深圳。天上飘着朵朵雪花,芸心情复杂。芸装作快乐小鸟状,在雪地上来回兴奋地奔跑,张口去碰去接去舔天空中的精灵,与片片雪花共舞。雪入口即融,清凉泌脾。

  双亲把她从家门一直护送到火车站,父亲走在最前面,一路无语;她走在中间,用欢笑粉饰太平;母亲一路偷偷拭擦,泪流不止。

  或许家的光亮需要经过一段她意料不到的漫长隧道,更需要无尽的磨难,穿越黑暗才能抵达到有阳光的地方。

  下年的暑假,芸回家,没有事先通知爸妈。按门铃,家主已换。芸不得不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回镇上的老屋。

  旧屋是父母原有单位分的,平房,低矮窄小,她出生时就有。八户人家共围一院,来来往往,其乐融融。不像居在高楼,几乎是老死不相往来。

  芸到家放下行李急忙问母亲,我们家的商品房呢,怎么成了别人的?芸的妈妈说:“你先休息下,饿了吧……其实大房子哪里比得上这小房子温馨,那房子没用。起先是为了方便照顾你在城里读书,才买的。现在你都入了社会用不着,再说爸妈年纪大了,上下楼不方便,住在那里没必要也不好,你看这儿多热闹,有老同事还有亲人闲来无事唠唠家常,不知多开心。”

  那房子可是芸的父母花一辈子的时间与血汗才买来的,就这样打了水漂,没了影儿。

  “妈,你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芸摇着她妈瘦弱不堪一击的肩膀。

  “你爸把它卖了,钱全给了那个臭小子,换了你的人身自由!”芸的妈妈哽咽着,说未说完说有点事,径自跑向外面的公共洗手间。

  芸无法忍住心中的狂涛骇浪,倾刻泪水漫过眼眶,门外一片模糊。

  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彻底明白,家就是父母坚不可摧的爱。父母在哪儿,脚下的土地就是她最安全的家。

  我的家

  家是生命的驿站,漂泊的归所,家是亲情的纽带,温暖的所在,家是心灵的港湾,力量的源泉。

  家,无需华丽,只要温馨,一间房、一盏灯、一张床,房能避风挡雨,灯能给人光明,带来温暖,床能让劳累的身躯得到休息,家是什么,家是一轮太阳,家人欢乐的笑容,合成一缕温暖的阳光。

  无论你身在何方,心永远朝着家的方向,那里有给予你生命的父母,有陪你一路走来的兄弟姐妹,有相濡以沫的爱人,有活波可爱的孩子,家是人心里永远最柔软,最甜蜜的地方。

  无论是谁,总要走上一条回家的路,不管是洋房别墅,还是低矮草房,那总是自己最美的风景。奔波了一天走在喧嚣的人群中,家是我们疲倦时的栖息地,是心灵的伊甸园。每当我们伤心的时候,最先想到的便是家,那是我们心灵得到抚慰的地方,在我们最幸福的时候,依然会想到家,那是我们承载欢乐的天空。

  家,就是历尽艰辛之后,让心灵停靠的港湾,让疲惫的身躯得到休养,让千疮百孔的心灵得到修复,有一个家是多么重要,在你困难的时候能够给你最真的帮助,让人觉得有一种依靠,能让我们觉得即使前路崎岖,但仍有继续前行的动力。

  唯有家是心中的一片绿洲,这里,没有灯红酒绿的浮躁,没有莺歌燕舞的妖娆,只有温情,只有安宁,只有最真的陪伴。家是人们最牵挂的地方,家是爱心的归宿,家是魂牵梦绕的爱巢!穿过四季,历经风雨,踏过落寞,走过繁华,无论我的双脚踏在哪一片土地,心里总能听到家的声声召唤 ,家是一生向往的地方!

  因为有家,所以才有深沉的牵挂,生命才不会因无根而枯萎;因为有家,所以才让我们全身洋溢着温暖,充满着幸福!

  有家是多么的幸福,所以我们对家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和期!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1.经典感悟散文

2.经典生活散文随笔

3.端午节的散文

4.五年级抒情散文

5.伤感的抒情散文

6.关于母亲抒情散文

7.母亲去世散文

8.写父母爱的散文800字

9.描写春雨散文随笔

10.写亲人的抒情散文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
关于家的经典散文随笔相关推荐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