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散文

发布时间:2017-06-27 编辑:银凤 手机版

  散文的意境深邃,注重表现作者的生活感受,抒情性强,情感真挚。

悲伤的散文

  流年,走不进那个忧伤的记忆

  总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坐着,伴着春的温柔,享受着独处的风景,陪伴着寂寞与孤独,淡淡的看着浮华烟云,随着那飘逝的灵魂一点一点的迷失在一片迷茫的思绪里,或许只有这个时候,才可以真真确确的感觉自己的存在,独享这份静静的孤独。

  岁月的沧桑,记忆的浮华,都已经不再重要。每个人都可以驻脚在如画的的风景里,可以走回流失的记忆,可以念想着未来的希望。但,那些心里的凉,梦里的残,记忆的悲伤,总会不时击打着心里的痛。

  害怕走进回忆,总想迷失在那些记忆里、忧伤里、痛苦里、煎熬里。也许,那里才是自己的最真,最爱,最本质。总是想,一个人的寂寞,何尝不是一种美。记不清谁说过,享受寂寞,也是一种幸福的拥有。爱上寂寞,更是一种人生的财富。

  记忆是一种幸福的再现和伤心的重温,美好的记忆,如灿烂的阳光,温暖如初,浪漫怡人;伤心的再现,是一场悲剧的循环演出,没有结局,也如没有开心一样,天空永远是灰色的。也许,灰色的天空,只有经历过暴风雨的洗礼,泪水的冲刷,才可以变得蔚蓝。但,泪水,也是一种代价,一种血与泪的代价。

  假如,没有过去,不再未来,人人都可相见如初,用我无形的心笔,把你的倩影慢慢地勾画于眼前,眯眼远眺,青山依旧,独不见伊之容颜。绿肥红瘦,倚门佳人俏,我把你雕刻为醉莲冰清。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蓑柳长堤,斜阳古道,我为你筑起的千年古刹,楼兰亭阁。

  夜色阑珊,落寞流年。恍惚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划过心海,飘然溜过那一瞬间的记忆,定格一个永恒的底片。伸手揽入,却发现你藏匿的无影踪,忧伤再起,洒落一地的细碎记忆,是泪的一抹碎影,漂洗了一世的怨恨。留下旧时斑驳的落寞。

  孤灯,残目,凝聚的烛光,一抹淡淡的忧伤。透窗溜进的月光,影影绰绰的恍惚着一盏浊酒,本以为借酒可消愁,何曾想,酒入愁肠,却化作相思泪,泪涌腮愁;可曾想,酒入心田,似抽刀断水,剑斩情丝,情丝未断,青苔如霜。可谓是千年化情缘,三生不离殇。

  或许只有沧桑的感觉最现实。清风、天舒、仰面、淡忘,躬身掬一汉赋宋词,抚一琴弦古曲,在红尘阡陌的滚滚渡口,看那白衣娑娑。在我记忆的忧伤里,遗世独立自己的里碑;把记忆化作一缕幽风,把浑浊荡漾;把记忆捻成一珠佛香,只为清尘如故的夕阳把那缠绵千年的忧伤回眸成殇。

  往事悠悠,残梦的片段留在了过往的记忆里,岁月的温柔轻轻带走了纯真的爱,记忆深处那些被搁浅的念想,一点一点的随着时针转动,碾碎在时轮的滚压下,碎的爱恨一起,静静的离去,一点一点的模糊在飞梭的隧道里。

  逝水流光

  大概是七年前,我还在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因为奶奶去外地看病,所以大概走了一年半的时间,自己暂住在姥姥家里。

  姥姥家居住在那是小镇的边缘,距离繁华的地带还有些距离。因为在铁路的南边,所以本地人也叫这个位置“铁道南”。

  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只有一间又一间的平房,破旧不堪的土路,还有那邻里之间的欢声笑语,如此而已。

  哪怕是上学,也要骑自行车走上小半个小时。那时的我还小,自己还没有单独行走那么远的能力,那里的车也很少,所以只能每天让姥姥送我。早上、中午、晚上,一天来来回回往返八次。尤其是冬天,这边的气温很冷,零下三四十度、下着大雪也是常事。姥姥一直骑着车子带着我、接送我放学。

  姥姥家的房子很大,一百三十多平米。虽然说有四个可以住人的屋子。但是因为家里要节约柴火,加之明亮的屋子要让给年过九旬的太姥,所以,姥姥和我只能住在最小最暗的那个屋子里。

  当时,因为家庭条件原因,没有什么手机电脑。所以每到周末、或者是寒暑假时,和周围小伙伴们在一起玩,便成为了那段时间最快乐的时光与回忆。

  整个一条小胡同,倒是有不少小伙伴。每当放假,或者是难得休息的时光,我们便会集合在一起,玩一些游戏,那也不过是捉迷藏,或者是打口袋。不过,那时的我和大家,要比现在快乐的多。

  逝水流光,也许过去的终究不应该回忆,只能留下淡淡的泪水,和抹不去是印记。

  当时的玩捉迷藏范围很大,甚至可以藏到某一个小伙伴的院子里,屋子里。总之,毕竟都是邻居,彼此之间都相互熟悉。

  我还记得姥姥的家很大,前面的大院子有堆放杂物仓库,后面的菜园子也也有好多地方藏身。所以自然而然成为了我们大家最受欢迎的地点。水缸里,屋顶上,总之,总觉得当时我们的想法无所不能。

  尤其是冬天,最喜欢的便是大雪纷飞的时候,虽然冒着零下三四十度的天气,但是作为东北人的我们来说,并不怕寒冷。

  积雪总是会很厚一层,不过这雪正适合我们打雪仗。只是每一个人戴上一个棉手套,便不会惧怕这寒冷。哪怕是没有手套,整个小手冻得通红,也不亦乐乎。

  好喜欢和大家在一起玩,那时的大家,留着那最天真最单纯的幻想,没有任何杂乱。

  逝水流光,就像清水流去,再也不见,甚至没留下一丝痕迹。

  大家还记得曾经的彼此吗?现在,很少能看到会有孩子在外面玩捉迷藏了呢……

  只是我想回到当年那样,只是些破旧的平房,那也足够了。夕阳西下,落日残霞,只留下几点微光在天空荡漾。饭菜的香气四散,零零散散的几点欢笑,却完全将寂寞和孤单吹散。夜深人静,只留下最后那句:“晚安,明天见。”

  逝水流光,光阴也同流水一般,再也无法流转回曾经。

  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姥姥家的那些平房已经被拆除,现在只留下了两三张照片,只不过,它只是一个平面……

  我再也回不到那个地方……那个曾经充满着欢声笑语的地方……最初、最美好的地方。只是它随着流水、随着光阴消散。哪怕是曾经的小伙伴再聚集到一起,也终究得不到最天真、单纯的笑声。

  逝水流光,已经流逝的那些清澈的溪流,你们还好吗?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
悲伤的散文相关推荐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