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三字经”

发布时间:2017-06-29 编辑:秋雄‍ 手机版

  父亲的“三字经”是什么?下面我们为大家带来父亲的“三字经”,仅供参考,希望能够帮到大家。

  父亲的“三字经”

  时光在飞逝,岁月在远行。

  一晃,离开父母身边已经快30个年头了。尽管许多往事早已从记忆中慢慢褪去,成为再也捡拾不起的“过去时”,但是,父亲教诲我的“三字经”,却始终铭刻在心田,成为鞭策我、影响我一生的宝贵的精神财富。更值得咀嚼的是,随着时事的发展和环境的变换,我愈发觉得她的意味深长和弥足珍贵,让我久久难忘,并将思想深处的坚守,向行为举止的表现自然升腾而来,指引我朝着正确的人生航向阔步前行,且执著而坚定。

  我出生在东北黑土地上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由于家境贫寒,加之理科成绩不好,21岁那年,正在上高二的我,主动要求辍学回家务农。

  是年秋天,国家征兵。父亲看我实在不是干庄稼地活儿的料,便动员我去参军报国。临行前的头天晚上,父亲把村里小学校的赫校长请来,对他说:“我给华子(笔者乳名)买了个笔记本,想送给他几句话,可我没文化,不会写啥,你帮我在上面写几个字吧。”

  “想写什么你只管说,把意思说清楚就行。”赫校长是个文化人,写字、作文对他而言不算是难事。

  父亲终归是因为读书少,加之连生产队的小组长也没有当过,说话颠三倒四的,有条有理自然谈不上了。好在赫校长善于归纳总结,很快弄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他说:“你是想让儿子参军后做好三条,一个是要对党、对祖国、对领导忠诚,不三心二意;另一个是要努力工作,力争上游,不混日子,在队伍上成为有用之人;再一个是遵守纪律,不犯错误,对不对?”

  “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父亲知道我在文学上有点“研究”,便对赫校长说,“你给孩子整两句词儿写上,让他受受教育。”

  赫校长斟酌一番后,挥笔在笔记本扉页上写道:

  吾儿华子参军赠言勉励

  忠:要对党忠诚,对祖国忠诚,对领导忠诚,对人民忠诚,凡事一心一意,绝不三心二意,能够早日加入党组织。

  中:要努力工作,积极进取,多出成绩,成为部队建设的中坚力量、有用人才。

  钟:要严于律己、遵纪守法,洁身自好,做到警钟长鸣、警钟自鸣,不犯错误。

  父亲:李德永

  1987年11月20日

  父母都不识几个字,赫校长便把写的内容一字一句地念给他们听。

  父亲虽然没啥文化,但他会背诵几句《三字经》,且知其道理。父亲很严肃地对我说:“咱也叫‘三字经’,你要记在心里,不能瞎了爸爸的心思。”

  就这样,怀揣着父亲的谆谆教诲、牢记着家人和乡亲的殷切期望,我这个从未穿过皮鞋、从未进过澡堂、从未带过手表的“乡巴佬”,走出偏远的大山,走进了绿色的军营,成为了一名解放军战士。

  八十年代末的军营,无论是生活环境还是训练条件,都无法跟今天相比。特别是我所在的连队,因为各项工作始终在团里“打狼”,属于那种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的一类,被全团官兵戏称为“老太太三连”。

  在这样的连队当兵,战友们大都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情绪,混着过日子、盼着早复员,似乎成了每个人心中唯一的“念想”。而我的日子却过的有滋有味,没有军事训练、政治学习和生产劳动的时候,我不是捧着参军时带来的初高中课本自学,就是琢磨着向《解放军报》、《前进报》和驻地的报纸写稿子。尤其是连队交给的每项工作任务,我都一丝不苟地去落实,得到了连队干部和战友们“忠诚老实、积极肯干”的评价。

  当兵刚一年出头,团里的报道干事发现我“肚里有点墨水”,喜欢往报纸上投稿,就把我推荐给师里报道组,成了一名战士报道员。到了大机关,距离大领导近了,慢慢地我的眼界开阔了,见识也长多了,写报道的水平也日渐提高了。特别是政治思想素养有了较大提高,对“为什么要当兵”、“当一个什么样的军人”等,有了更加清醒而深刻的认知,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有了质的飞跃。

  辛勤的耕耘换来了收获的喜悦。当兵第二年立功、第三年入党、第五年从士兵直接提干,并在参军不到十八年时,走上了作战师组织科长的岗位,成为一名副处级领导干部。

  这期间,无论岗位如何变化,不管荣誉取得多少,亦或是顺境、逆境,我都老老实实地按照父亲当年赠送的“三字经”,严格规范自己的言行,老实做人、扎实工作、务实为官、严于律己,洁身自好。

  二十年的军旅生活,说“顺风顺水”也好,说“小有成绩”也罢,除了个人的不懈奋斗、组织的教育培养外,也得益于父亲紧箍咒般的“三字经”教诲。特别是他那次对我的面对面教导,更是令我在做官、为人上不敢有丝毫的“非分之想”。

  母亲去世那年秋天,寂寞的父亲来部队探亲。当时,我在师里当组织科长,妻子和儿子随军来师部家属院和我一起生活。

  父亲来家的第二天晚上,我们一家四口正在吃晚饭,突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我打开门,见来人是某团的后勤处长,手里拎着水果。这名处长跟我是同年兵,虽然是团里的常委,但却是正营级的职务。

  出于礼貌,我将这名处长让进屋里。他见我家里有“外人”,就把我从屋里拉到门口,小声地说:“科长,你看咱俩是同年兵,你副团都快两年了,我还是个正营,求你帮帮我,年底给我评个先进。”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个牛皮纸信封,硬往我的手里塞。

  我知道他想拿钱贿赂我,就很认真地说:“钱我不能收,你好好干工作,只要你具备条件,你们团党委推荐你,我就帮你向师党委举荐。”

  然而,不管我怎么拒绝,那名处长还是扔下信封,撒腿跑了。

  “给你送礼了?”父亲拉着脸,“这可不是好事,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弄不好别人的灾没消除,自己却栽了。”

  “钱我是不会要的!”我很坚定地对父亲说,“明天一上班,我就打电话让他把钱拿回去。”

  “把持住就好。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啊!”电视新闻中报道的许多反面典型案例,让“大老粗”的父亲也记住了不少名言警句。

  父亲的“三字经”,犹如一副良药,不仅预防我“感冒”,还能在我“疑似犯病”的时候,起到治病救人的妙效。

  正是有了父亲的“三字经”鞭策,让我20年的军旅生涯没有留下任何污点。先后3次荣立三等功、2次被团树为“优秀机关干部标兵”、1次被集团军评为“优秀党务工作者”、1次被师评为“优秀指导员”、多次被师以上评为新闻报道先进个人,2008年初转业时,我被沈阳军区评为“优秀军转干部”。

  转业回地方后,尤其是当了警察,社会接触面宽了,面对的诱惑也多了。但是,不管以前是在政治机关工作,还是现在任办公室副主任,在领导身边当“参谋”、“干事”,我都一如既往地秉持着父亲“三字经”的教诲,摆正位置,放下架子,扑下身子,埋头苦干,谨言慎行,从不打着领导旗号,搞那些中饱私囊、损公肥私的“小动作”。

  应该说,作为一名副团职转业的处级干部,在市公安局办公室任正科级副主任,对于很多人来讲是“委屈了”。可我觉得,组织和领导能够把自己用在重要岗位上,是对自己的信任,必须以实际行动回报组织和领导的期望。

  行动是最好的表态。任办公室副主任一年半多来,为了不负领导的赏识,我爱岗敬业、忠诚履职,遵规守纪、率先垂范。去年夏天,主任外出办事,我在右腿得滑膜炎、膝盖肿胀疼痛难忍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上班。坐着办公难受,我就躺在办公室的床上批文件、写材料。

  “不像是装相,佩服!佩服!”

  “行,像个当过兵的人。”

  “……”

  我的行动,赢得了上上下下不少民警的“点赞”。

  “在领导身边工作,千万不能出毛病呀!”每次通电话,年迈的父亲几乎都是这样叮嘱我,“咱是穷人出身,能出息到今天不容易,可不能坏了组织和领导的名声,更不能给家乡人丢脸呀……”

  父亲的“三字经”,对于我来说,既不是简单的“商标”剽窃,也不是故弄玄虚的“文字游戏”,而是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最起码应该恪守的人生信条。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1.三字经里的故事图片

2.唱三字经的歌曲

3.大班教案《三字经》

4.三字经小学教案

5.钱文忠解读三字经:一而十,十而百

6.有关三字经的故事

7.语文三字经

8.三字经视频教程

9.三字经的人物故事

10.三字经关于孝的句子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
父亲的“三字经”相关推荐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