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不坚强

发布时间:2017-05-12 编辑:义俏 手机版

  一篇父子情深的文章,字里行间写满了一个父亲对儿子浓浓的亲情和爱。都说父子连心,儿子的病情时时牵动着“我”的心,儿子的痛苦让“我”紧张、心疼和惶恐,在医院陪护的那些日子里,亲身感受了儿子被病痛折磨的痛苦,见证了各种仪器检查和常规治疗的繁琐,也深深体会到了病魔肆虐下病人的无奈及家属撕心裂肺般的痛苦。俗话说: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一旦生病住院,身体的病痛加上精神的痛苦,很容易就将人的意志击溃。

原谅我不坚强

  对于父母来说,孩子的疼痛更是疼在父母的心上,牵心拽肺般地令他们坐卧难安,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无以替代父母对孩子的一颗无私伟大的心。

  (一)

  儿子住院半个月了,病情终于好转了。

  看着儿子有说有笑精神很好,老卫心情也跟着好了。

  回想起儿子住院以来,那些个日日夜夜的陪护,我不知道是怎样熬过来的。

  是呀,父子连心,回想当初在医院看到儿子痛不欲生的样子,老卫的心很乱、很痛,恨不得代替儿子生病。

  现在看到儿子恢复不错,老卫心情也好,就把儿子住院以来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

  四月二十七日吃完晚饭,儿子来到我的卧室说:“爸,这一阵我屁股很疼,感觉屁股上有个像枣一样的疙瘩。”

  我急忙去查看,边用手触摸便问道:“儿子,屁股肉里面的确有一个像枣一样大小的疙瘩,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爸,我们领导说了下个月单位活比较多,我估计工资会拿到五六千,我想等单位活忙完再去看病。”(儿子单位是铺、压马路的,儿子是开压路机的司机。)

  “屁话,有病咋能等?”

  “爸,就是有一点疼,估计没啥事。”

  “胡说,咱爷俩都不懂医,你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没事大家都放心,如果需要手术,那就必须手术。这样吧,明天你拿五百元去看病,也许真的没啥事,吃点药就好了。”

  “爸,估计没事……。”

  我打断儿子的话骂道:“放屁。你是大夫?挣钱固然重要,但没了健康挣个屁。明天必须去看病,就这样了。”

  (二)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许,我在单位接到儿子的电话。

  儿子在电话里说:“爸。大夫说是肛门脓肿,这个不敢拖延,必须尽快手术。住院需要交一千元押金,可是我就拿五百元,你要是方便,给我送钱交押金吧。对了,大夫说办好住院手续后,就可以安排手术,估计到下午五点左右可以手术。”

  “是微创手术吗?手术有啥风险?”

  “不是,大夫说无法微创手术,是一般手术也没啥风险,具体我也不清楚。”

  “好,我马上给你送钱。到医院我再具体问大夫。”

  由于我上行政班,下午五点半就下班。

  于是我找到我们领导说明情况。

  领导很通情达理,直接对我说:“先给孩子看病要紧,工作我会安排的。”

  儿子三点半进了手术室。

  我和妻子在手术室外的走廊里等候。

  我频频看手机上的时间,时间过得真慢呀。

  四点了,儿子没出来。四点半儿子仍没出来。

  妻子焦急地问我道:“咱孩子咋回事呀?大夫不是说半小时就会做好吗?这咋都一个小时还没出来?”

  其实我也很着急,心里不知怎么了,老是想会不会手术出啥意外或麻醉出问题?但是看到妻子着急,我必须先冷静下来安抚她。

  我故作轻松地说:“别担心,也许做手术的人多,也许手术前要消毒麻醉什么的。再等等吧。”

  五点十分,五点十五,五点二十,到了五点半,我也坐不住了,可是家属又不让进手术室。

  那一刻老卫心里真是七上八下乱的很。我像个狗熊一样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心里不断祈祷儿子平安无事。

  五点三十八分儿子终于从手术室推出来了,我和妻子几乎同时奔到儿子床前。

  妻子急忙说:“吓死我了,咋这么长时间呀?”

本文已影响
原谅我不坚强相关推荐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