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一座城

发布时间:2017-06-14 编辑:唐萍 手机版

  《守一座城》语言流畅,叙述自然,喜欢也罢,不爱听也罢,他就那么讲述着,情感朴实,动人心弦。

守一座城

  天气转凉,心气也渐渐安定下来,世界也仿佛变了一个世界。就像往日百般排斥的花城,陡然间却喜欢上了,甚至觉得就算一直留下来,也应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人世间有许多事都不可说,那么,这种态度与心境的转变,大抵也不可细说吧。

  有些路,当走过之后再回头去看,总觉得比最初更喜人。

  2012年初夏,我背着行囊从列车上下来,开始融入花城的人群中。当下的生活窘迫,无力幻想未来,随着日子一久,气候和饮食习惯的差异,让我越来越怀念那个生我养我的“鱼米之乡”,也自然相对地开始排斥花城。其实,并不是因为它不够好,只是生养之地更好吧。

  往事自然不必再提,那些我搬过的租房,那些我行过的街道,那些我仰望过的天空以及花木,如今想来,在花城的种种,都是一份值得珍藏的经历。

  真正的安定,要从不再想着离开,甚至离开后会有所不适开始。以往总想着要去四处溜达,海边,山里,离花城越远越好。可当我不再用心筹划这一切之后,才恍然发觉,这样安定于此,不逃离于外地的生活,已然伴随我许久。

  习惯了在周末去图书馆,偶尔借书,也偶尔寻个安静的角落看上几小时,哪怕是在图书馆人满为患之际,叠着双腿坐于地板上,也丝毫不觉有失得体。直到日薄西山,直到夜幕四合,直到馆里的人越来越少,方才想起已近关门,于是,带着要借的书去赶地铁。

  也偶尔去听听人文馆或负一楼报告厅的讲座,他人嘴里讲诉的事物,有时候和自己亲眼所见的迥然不同,喜听而不喜说的习惯,大概也是因为太过懒散而衍生了起来,若是换了让我来讲,却又是一百个不情愿了。

  这样的日子久了,方觉室内的世界,比室外更精彩。而一颗心,也在潜移默化中,化跳跃为律动。

  也习惯了周三的夜晚去大佛寺学琴,若是去的早些,可赶上大佛寺的斋饭,配上一小碗汤,也有粥,多是给老人家,好几种素菜,少油少盐,除了那份清淡,还有蔬菜的本味。大概也是因为吃多了这里的斋饭,让原本无辣不欢的我,渐渐接受了岭南之地偏清淡的口味,除了身体和心,连着味蕾也不再非辣不可。然而,我却是更喜欢配上的汤,汤色偏浓,口味偏淡,喝在嘴里,味道却久久不散,一直好奇它的食材,起初琢磨了许久,后来偶有一次,才看到有胡萝卜山药等物,但自己煮,却煮不出来这个味,于是乎,这大佛寺啊,就又跑得更勤了些。

  吃完斋饭也还早,偶尔会去大佛寺外的书店找找书,可眼睛似乎总是被那某几个偏爱的名字胶着着,于是,大多数时候还是去课室,无人时则一人独奏,寂静空旷的课室里,余音绕梁,相比之于逼仄的租房来说,这也算是一饱耳福吧。随着上课时间愈近,前来的琴友也愈多,有互相切磋交流者,有独自安然自若者,有俯耳倾听者,也有轻声讲解者……诸如这般的课前常态,几乎是不自觉地,从踏进课室起,每个人都沉浸其中,乐在其中。

  我曾说,我喜欢生活里无意中遇见的惊喜,那么常态中的异数,大概也是不排斥的。

  某一次依然早去,课室里在进行一场“禅茶一味”的讲座,近百人的课堂,座无虚席,多是学佛品茗者,眉眼温顺,气场喜人。无人注意到我,便寻了个角落靠窗的位置,放下琴囊,拿起随身的书,倚着柱子翻看,互不打扰,正好,正好。

  书还未翻几页,讲座却已到了尾声,茶座也到了回甘一步,真是不巧啊,不巧。众人之中,有人问:师父,“禅茶”与一般的“茶”有什么区别呢。师父说:“禅茶”,意味着本真,在品茶的过程中,回到人类的本真……我不禁想起山里的那些饮茶人,他们每天只喝茶,饭前、饭后,早晨、夜晚,一年四季,一代又一代人,于他们来说,喝茶才是最最本真的事了吧。

  这一场被我赶上了尾声的茶座终于结束,众人离去,大佛寺的义工开始整理榻桌,熟识的琴友也渐渐都来了。晴空师兄(古琴班的琴友,不分性别,一律称师兄)带了茶具,而另外几人却都没带茶叶,大概是之前都在说带,所以都以为有人会带,我倒想带些山里的茶给他们尝尝,却又怕他们不喜这无名之物,便也没有声张。

  莲心师兄不知从哪借来了一小袋金骏眉,正是方才茶座上品过的茶叶,又巧的是,晴空师兄带来的茶杯上,图案皆是形态各异的莲花、莲蓬和莲叶,而这莲心却是泡茶之人,是为一妙也。我是迟钝之人,虽采过喝过茶,却也不懂得如何去品,蓦然想起一位文友写过的《第九杯茶》来,九种茶,九种体会,阅完直觉我只应是那对茶酣饮之人。

  茶色渐淡,正逢丽丽师兄携了陈皮普洱前来,添杯换盏,氛围渐浓,室内却更显宁静。丽丽师兄是素食阁的掌柜,喜茶、喜香、喜花草,我最羡慕她的百草园和靠窗的一排绿竹,偶尔还会添上些海棠、水仙、蝴蝶兰等花卉,羡慕归羡慕,如此美景,有得一赏,也属一乐事。

  除了品茗,阿飞师兄还讲养生知识,学霸君在一旁抚琴助兴,我倒是乐于坐享其成,手抚茶杯,透过眼下清亮的茶色、耳边婉转低回的琴音,慨叹人生如此之妙,只是这样的小聚,仅此一回,后来倒是再也没有空闲参与了。

本文已影响
守一座城相关推荐
博评网